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25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25】
        

           爱的人一个个离去,最是痛苦。

           邬童和谌浩轩在实验室度过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而邬童母亲却病情突然恶化。

          葬礼上,邬童一副墨镜遮住了不知情绪的眼,邬童父亲与他并肩站立,同样沉默。

          “你妈妈最后的愿望,是你可以过喜欢的生活。”邬童父亲告诉他,“所以你想去什么地方,想去找谁,就去吧。”
    
           邬童站立在原地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第一站,那幢大楼。

           相识的场景依稀还在眼前,故人却早已不在。

           第二站,中加中学。
 
           那里有他们最快乐的时光,此生难忘。

           第三站,月亮岛。

           这个地方太过复杂,他们冷战又和好,而邬童却没想到尹柯默默承担了那么多。

           第四站,摩天轮。

           在那里,他们印证了摩天轮的诅咒。

           第五站,四叶森林。

          火车上,邬童选了与当时一样的位置,只是坐着尹柯的座位望着窗外发呆。

          那时候,尹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邬童认真想着,喝了一口果汁。

         漫长的旅途中,他回忆着与尹柯相处的一点一滴,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般嘴角笑意温存。
         
           起身时,他不知撞到了谁,只是对方没有道歉也没有责怪,很快消失在人海。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头,邬童却也同样无法抓住它的尾巴。

         熟悉的街道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过往。

        谁都有谁的无奈和无所适从,却也都有自己的欢喜和甜涩爱恋。

        邬童在那家店啃着鸡翅,笑着回避了店长询问另一个少年所在何处的问题。

        他住在同一家客栈,躺在床上玩手机,顺便订好了闹钟,毕竟第二天不会有人叫他。

        第二天,邬童带着吉他和那只相机去了四叶森林。他拍了很多照片,将路上的情景都记录下来,一直到那个山洞。

        那里还是从前的样子,访客的来来去去本就与它无关,因此无悲无喜。

     
        邬童并不羡慕,即使痛他也依旧贪恋着世上的一切,哪怕注定失去也甘之如饴。

        因为一个人,世间的一切都有了色彩。

        邬童躺在石块上咬着果子,成熟的果子甜而不酸。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若是可以,他并不介意这种残忍的做法。

          只要那份温暖尚存。

          洞外荧光点点,邬童不似当初的激动,只是静静拿着相机走出去。

          景物的光芒被凝结在一张薄薄的相片上,有什么永远被铭记,却又永远无处可寻。光点闪烁,印在眸中,恍惚间眼前又是那个少年梨涡浅笑抓着萤火虫的模样。

         眼角光芒闪烁,终是无声地落下泪来。

         “尹柯……”
        
         如果可以,我们再打一场棒球吧。让我拍一张有你的照片,让我弹一首歌给你听。

         “摩天轮之上,回忆正旋转着过往……”

         吉他声与轻轻的歌声回响在寂静的夜空,邬童闭上眼,想象着此刻如果尹柯在身旁会是什么模样。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眺望……”

      他大概不会出言挑衅,而是静静笑着坐在一旁听他为他弹唱。
        
       “你选的地方,爱与伤复杂的景象……”
        
       —— 尹柯,你为什么那么想去四叶森林?
            
      ——听说那里有着全世界最美的萤火虫。
            
     “开始和结束都一样……”
   
          听说在那里看过萤火虫的恋人,就一辈子不会分离。
            
          “偶尔也听说,除了我,你还有个角落……”
        
          ——你到底怎么了?

         ——关你什么事。

         “我却装作沉默,还冷漠地犯错,让你找他诉说……”

        ——尹柯,你好样的。

      “我想我还在等……”
        
        ——我们分手吧。

       “等你说早已不可能。”

       “星空下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崩溃……”
        
          无色的液体倔强地划过脸颊,诉说着谁的彷徨谁的思念。

        “霓虹灯绕一圈,我们就要分别……”
        
        ——起码那么多年朋友,送送我。

          “我给的爱停在,门一开的瞬间……”
        
          ——我不会再回来了。

         只是我给的爱,一生一世也不会收回。

         尹柯,我喜欢你。

         温和缱绻的声线突然响起在不远处:“唱得不错,以后多给我唱唱啊。”

         吉他声戛然而止,空气一瞬间在来人的笑颜中凝固。

         邬童怔怔地望着少年那张熟悉的脸,那个魂牵梦萦的名字就在唇齿间辗转,却最终还是硬生生堵在喉咙口发不出一点声音。

         有什么在刹那间破芽而出,又瞬间归于宁静。

        
            
          夏常安的身体消失整整三天了。

          门依旧紧紧闭着,隋玉敲门敲得手都疼了,却还是得不到一点回应。

          谌父忍不住劝道:“隋玉,你还是回去吧,这样身体吃不消的。”

          隋玉还想说什么,却被刚复活没多久的002给拉了出去。

          002握着他的手臂,语气冷冰冰,眼眸里却温情柔和:“让他休息,001不会有事。”

          隋玉瘪瘪嘴,抬眼却忘记一抹白色身影掠过,惊得张大了嘴巴。

          002疑惑地偏过头,眼里同样闪过一丝惊愕。

          有什么已经彻底扭转。

         一天前。

         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包裹着自己的黑暗终于裂开了一道口子,白光缓缓亮起,他睁开了眼睛。

         还是在实验室里。

         得出这个结论后,尹柯轻轻一叹,微微合上眼。然而下一秒他就猛地睁眼看向四周,他不是在那个研究所的实验室里,那里高科技的程度远胜于此。

         他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松着的手中落下两张纸片。

         第一张是去四叶森林的火车票,第二张则是一行清秀整洁的字迹:

         去找他吧。

         笔锋有力,看着坚定,却内透出一股犹疑。

         尹柯一愣,随即笑了。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那是谁。

          半晌,邬童终于鼓起勇气抬步缓缓走向笑意温和的少年,薄唇轻轻开合,吐出熟悉的名字。

          另一边,窗户被敲碎的声音响起,谌浩轩不敢相信地转过头,身形颀长的少年望着他笑,虎牙着了凉。
        
          

           “尹柯?!”
        
           “常安?!”
    
         错位的一切在此刻回到了原来的轨迹,命运的齿轮依旧转动,却转向了不一样的彼岸。

         那句“我走了”变为了“我回来了”。

         那句“我们分手吧”变为了“我喜欢你”。

         那句“你是谁”变为了“我记得你”。

        I remember you forever.(我永远记得你。)

        I love you forever.(我永远爱你。)
        
      
        
        
                                              【完】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