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24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24】
                                                                                                                                                  
          “尹柯他,已经死了。”
         
          一句话掷地有声,整个病房顿时安静了下来。
         
          邬童目光澄澈,尽管心脏不堪重负痛得鲜血淋漓,也依旧坚定地揭开那条伤疤。
         
          这场梦,该醒了。
         
          于是现在的邬童理性得不正常,就如同······同样面对着这种选择时的尹柯。
         
          女子一震:“你说什么?”
         
          邬童转过身,苦笑道:“我和他,不可能了。”
         
          女子无力地靠在床板上,那个与她熟识的温和少年在她心中就如同亲儿子一般,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说没就没显然让她接受不了。尽管有太多问题想问,但她明白儿子受的打击是她的千万倍,此时是绝对不能再刺激他了。正想着怎么开口,却听邬童又道:“妈,我这几天可能不会来了。”
         
          女子勉强笑笑:“没关系。这次叫你来不仅仅是因为尹柯的事,也是我想清楚了,要和你好好道个别。“
         
          邬童眼眶顿时红了。
         
          也就是这一刻他想明白了,尹柯为什么会提出私奔。
         
          原来那就是尹柯的道别。
         
          他能给邬童的最后一个回应,就是只属于他们的回忆。
         
         
         
                  
         
          谌浩轩在宾馆等了几天后,邬童终于去了他的房间找他。
         
          “我爸已经联系好了,现在只要过去就能借用实验室。”
         
          谌浩轩点了点头。
         
          “还有······”犹豫了一下,邬童还是选择开口,“你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吗?”
         
          谌浩轩没有开口,只是神色有些纠结。
         
          他本就性子冷清,只是夏常安教会了他什么是爱后他却在理智与感情间难以平衡。
         
          理智告诉他,说出实情。但怎么说?说尹柯因为不知道之前他谌浩轩提出的暗号密码而被发现异常后关在了研究所?还是说尹柯现在已经几乎无法承受住各项试验了?
         
          但感情又告诉他,这样做邬童会很伤心。
         
          也许是因为那张和夏常安相似的脸,谌浩轩心软了。于是他回答:“他很好。”
         
          邬童却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后来的几天,邬童真的就没再去医院,而是一直在研究室帮谌浩轩了解目前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
         
          “可以做到吗?”邬童问。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比起谌浩轩,他更愿意相信尹柯。
         
          连尹柯都束手无策的情况,谌浩轩真的可以做到吗?
         
          ”我可以试试。“
         
          “必须尽全力!”邬童皱眉。
         
          谌浩轩破天荒地没有对他的态度表示点评,只是点了点头。经历了夏常安的事后,他再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离别了。邬童与尹柯在一起,大概也算是弥补他们遗憾的一种方式吧。
         
         
         后来,邢姗姗打来了电话询问他的情况,显然是对那天邬童在街上的晕倒耿耿于怀。
        
         尽管可以算是自己和尹柯的青梅竹马,但毕竟邢姗姗所喜欢的自己并不喜欢她。邬童想,是时候和她说清楚了。
        
         “没事就好,我真的很担心······”
        
         “姗姗,”邬童打断了她,“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邢姗姗有些古怪的声音:“为什么这么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邬童最终还是决定捅破这层窗户纸,他经历了那么刻骨铭心的离别后才明白,有时候感情是最不能拖的。无论喜欢与否,都得说清楚。
        
         毕竟世事无常,谁又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
        
         生离死别也说不定。
        
         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即使过去了那么久疼痛也依旧清晰如昨日。
        
         也许这辈子也无法散去了吧?
        
         邢姗姗终于哭了出来:“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可是——”
        
         “对不起。”邬童的声音果断而决绝,如一把利刃斩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
        
         良久无言,只有邢姗姗隐隐约约的抽泣声。
        
         邬童起身,徐徐走向窗台,楼下风景怡然如画,却抵不上少年一个笑。
        
         朝阳蓬勃不及他,皓皓皖月不及他,这浮世三千都不及他。
        
         你是年少的欢喜,喜欢的少年是你。
        
         原来这世间万般美景的存在,都只是为了衬托他的光芒。
        
         邬童静静望着楼下来往的行人,他们都是那么渺小却都有着自己的人生。邬童轻轻开口,像是对邢姗姗劝说又像是在对自己喃喃自语:“姗姗,你看过四叶森林的萤火虫吗?”
        
         邢姗姗停止了哭泣:“嗯?”
        
         邬童自顾自地说着:“那里的风景很美。”
        
         “还有市中心游乐场的那个摩天轮。”
        
         “甚至,还有那个中加初中部的棒球场。”
        
         邢姗姗没有回答,只是等着邬童的解释。
        
               
         "我觉得那些地方都很美。“
        
         “因为那里有我和他的回忆。”
        
         “你听说过《从前慢》吧?"
        
        “从前的日光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她忽然懂了什么一般垂下眼眸。
        
         “我除了尹柯,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
        
         “所以,对不起。”
        
         不是她不好,也不是他们不配,若要轮相识早晚邢姗姗比尹柯还要靠前。
        
         只是他喜欢他,无论出场顺序再怎么变都喜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除了他,其他人终究还是其他人。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