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23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23】
                                                                                                                                  
                                                                                                                                  
               “其实,我本来是不该告诉你的。”
              
               彼时,阳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洒落一地,连带着米白色的地砖似乎都散发着柔光。
              
               窗外楼下空地上种了两排梧桐树,静静立在风中,无声无息。
              
               邬童和班小松立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前漫不经心地看着风景。
            
             听了班小松的叙述,邬童能想到尹柯那时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态,但依旧是忍不住冷笑:”真不愧是尹柯,盘算得这么周全。本来这时候,我早该按他的计划在美国了吧?“
            
             班小松听出了其间愤怒怪罪的意味,正打算开口为尹柯辩解,就听邬童叹道:“他总是这样,宁可自己死扛也不肯让别人帮忙分担点儿。”
            
             “初中的时候,他背叛了我们的约定退出了棒球队,可事实上他却是被母亲逼迫之下不让我们为他难过甚至是出头的方法。”
            
             班小松望向邬童,那张俊秀的脸上却没有半分责怪,有的只是心疼。
            
             “后来冷战的时候,我没想到他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而我哪怕发现了端倪也没有上心。”
            
             “哪怕是在四叶森林的时候,他的种种表现,就像是······”邬童顿了顿,掩住了自己的哽咽,“诀别。”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盛大的告别。
            
             也同样,是告白。
            
             ——据说,去过四叶森林看萤火虫的恋人,就一辈子不会分离。
            
             他早该明白这里的意思。
            
             尹柯不是第一次提起四叶森林。早在初中的时候,四叶森林就风靡一时,而尹柯也和他说过这个传说,结果当然是被邬童嘲笑了一顿。
            
             此刻想起,悔意却漫上心头,连眼眶都为之湿润。
            
           至于尹柯为什么选择相信班小松而不是自己,邬童再清楚不过了。
          
           尽管是发小,但在冷战这种事情发生时尹柯又怎么会求可怜一般去和他说这样的事?换来的定会是冷嘲热讽。
          
           就算不是那种时候,尹柯依旧不会告诉他。因为太过在乎,所以更怕他担心难过。
          
           所以,说他尹柯理智却又感性到令人心疼,说他心软却又冷静得可怕。
            
          但就是这样的尹柯,为邬童所爱。
            
          这场局,无人能解。
         
          这场病,无药可救。
         
          班小松望着双眸一片阴霾的邬童终于还是不忍,想着反正也说了干脆说到底,便打定了主意开口:“邬童,其实也不是毫无余地。尹柯说了,谌浩轩或许会有办法。”
            
          邬童皱了皱眉,不相信地看着班小松:“你确定是尹柯说的?”
         
          班小松用力点了点头,见邬童从刚才起便如一汪死水的眸子里终于亮起一丝光芒,才松了口气。
         
          他曾经设想过邬童知道真相后的无数种可能,也许是大发雷霆,也许是不肯相信,却未曾想他竟如此平静。
         
          平静得······
         
          像极了,尹柯的模样。
         
          班小松心中一痛,但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管用。唯一能管住邬童的人已经不在,就算班小松学得再像也不是他。
         
           犹豫再三,班小松还是开口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邬童不假思索地答道:“去美国找我妈,把谌浩轩也带上,毕竟那里更方便科研而且不易被熟人发现。”
          
           班小松点了点头。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传来熟悉的声音:“邬童!”
          
           邬童转过头。
          
           果然是·····
          
           那个父亲。
          
           邬童父亲显然也是因为堵车而步行来的,此刻见到邬童心安了不少。
          
           “等尹柯出院后,我和他一起去美国。”
          
           邬童父亲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回到病房,邬童始终要面对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少年。
         
          尹柯父母恰巧去了外面,这也为邬童省去了聆听一番长篇大论的时间。但看到少年的那一刻,在唇齿间回旋许久的名字依旧无法控制地蹦出:“尹柯······”
         
          少年面不改色:“我叫谌浩轩。”
         
          邬童一怔,暗笑自己又忘记了这件事。但他并没有浪费太多精力在这上面,而是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等你出院了,和我一起去美国。”
         
          谌浩轩想了想,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件事是解决了,但邬童又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尹柯父母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装失忆。”谌浩轩依旧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尹柯教你的?”
         
          谌浩轩点头。
            
          邬童苦笑,他是真的把什么都计划好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邬童都没有来医院。
        
         谌浩轩在医院自学了托福,提出要出国留学,尹柯母亲自然不会反对,兴致很高地去筹备学校了。
        
         一切都办妥后,拒绝任何人陪同的邬童乘坐与谌浩轩时间恰好错开的航班到了美国,在机场等到了他。
        
         谌浩轩的衣品倒是不差,披着淡蓝的外套,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大腿,整个人显得简单而干练,也把尹柯的身体穿出了不一样的风格。在来来往往的外国人里,他清冷的气质格外出众,也令邬童一眼便从人海里将他认出。
        
         但不一样。
        
         眸色再次暗淡下来。
        
         他们终归是不一样。
        
         他能认出尹柯,是因为多年来无可替代的默契。
        
         但谌浩轩却不一样,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掩饰的光华。
        
         尽管尹柯丝毫不亚于他。
        
         回过神时,谌浩轩已经走到了眼前。
        
         邬童拖着行李箱往外走:“走吧。”
        
        
        
         邬童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地址,脸色微微一变。
        
         医院?
        
         难道······
        
         不,不可能。
        
         或许妈妈是在那里工作或者照顾朋友呢?
        
         邬童深吸了一口气,叫了一辆出租车。      
        
        
         然而最终他还是见到了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温柔的女子,在疾病的折磨下面色惨白。是她骗了他,但也是她给了邬童真相。
        
         “对不起,小童。”最后,她这样说。
        
         邬童身子一晃,几乎站立不稳。接二连三的打击迎面而来,先是尹柯,再到妈妈,他们都是谎言的制造者,却也都是最爱他的人。
        
         所有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喷涌而出,透明而温热的液体终于顺着脸颊滑落。
        
         “为什么······”
        
         他歇斯底里地吼着,哭得像个孩子,那么撕心裂肺。
        
         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谌浩轩静静地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自己失去夏常安时,胸口又隐隐作痛起来。
        
         邬童母亲轻轻握着邬童的手,也安静地落泪。
        
         “对不起······“
        
         这是她唯一能说的话。
        
        
        
         一连几天,邬童都来了医院,只是都一言不发。
        
         直到有一天,邬童还是开了口:“妈,你为什么骗我?”
        
         为什么,你和尹柯都要骗我?
        
         女子心疼地看着邬童苍白的脸色和深深的黑眼圈,叹了口气:“对不起,妈妈不想让你伤心······”
        
         “但是我有知道真相的资格!”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控了,邬童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妈,我不是小孩子了。”
        
         他根本不需要别人护着。
        
         就像现在,他一样挺过来了。
        
         女子无言以对,只能缓缓将头靠在床板上。
        
         沉默良久,邬童突然想起了来这里的目的:“对了,为什么会突然叫我来?”
        
         女子将目光缓缓投向邬童,开口道:“小童,你和小柯是怎么回事?”
        
         邬童以为自己会紧张会犹豫,但最终熟悉的钝痛后,却再泛不起波澜。
        
         “我喜欢他。”
        
         邬童目光澄澈,望着这个他最爱的亲人,坦然说出了曾经隐藏良久的话。
        
         女子早有预料般点了点头:“那他也喜欢你吧?”
        
         邬童点头。
        
         女子却无奈地笑了:“算了,这件事我不会干涉。你们都算半个成年人了,应该能有自己的判断。尹柯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他。只是私奔的事,以后不能做了。”      
        
         邬童心头一痛,涩意又漫上心头。
        
         “怎么了?”女子疑惑道。
        
         “妈,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
        
         “为什么?”
        
         邬童一字一顿,尖锐的话语如刀锋一般刻在两个人心上:
        
         “尹柯他,已经死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