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21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21】
          
             房间的门被从外打开,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响起。
            
             尹柯转过头,毫无疑问是母亲。
            
             她依旧像往日一样严肃到了严苛,说出的话也是铁一般坚硬:“尹柯,我要和你谈谈邬童的事。”她甚至叫了尹柯的全名。
            
             来了。
            
             尹柯眸色一闪,转过身望着她,轻轻点点头。
            
             尹柯母亲像是斟酌了许久后决定,又或者是根本没有考虑,直接就这么开口:“你和邬童是真的断干净了吗?”
            
             “嗯。”轻轻的一个字,说出口时胸口却像被什么狠狠锤了一下,痛得他有些不自然。
            
             尹柯母亲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想要离开,却又像刚想起来一般回头:“那你还喜欢他吗?”
            
             尹柯一瞬间被这个问题冲击得几乎崩溃,他记得当时班小松也问了他一样的问题。
            
             ——尹柯,你还喜欢他吗?
            
             那时的班小松看起来是真的动了怒,为了这两个他最在乎的好兄弟。
            
             尹柯还未回答,班小松就又开口怒斥:
            
             ——你要是真的喜欢他难得不应该和他一起承担吗?这么瞒着他有意思吗?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知道······
            
             ——不能有这个万一。
            
             尹柯毫不犹豫地打断了班小松的话。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
            
             班小松哑然,然后默默红了眼眶。
            
             ——尹柯,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过了很久,班小松才这么说。
            
            
            
            
             喜不喜欢,还用说吗。
            
             就是太喜欢,他才要赌。哪怕有一点希望,他也要尽量带给邬童最少的伤害。
            
             这么多年了,他不是不知道邬童多脆弱,所以他不能也绝对不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此时,尹柯别无选择。
            
             于是他说:“不喜欢。”
            
             “我不喜欢邬童。”
            
             没有一丝勉强。
            
            
             邬童也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只是手机却拨打了班小松的电话。
            
             “······邬童?”班小松小心翼翼试探的声音从屏幕那边传来。
            
             邬童深吸一口气:“尹柯怎么了?”
            
             冷静下来就知道,尹柯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他唯一有可能告诉的人,就是班小松。
            
             屏幕那边安静了一下,然后班小松的声音又响起了:“尹柯怎么了吗?”
            
             那份焦急并不是伪装,所以邬童暂时打消了怀疑。但邬童还要试探最后一次:“他之前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奇怪的话或者事?”
            
             “诶呀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他之前说请我们吃冰淇淋来着,结果到现在都没请客!”
            
             邬童无声地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唯一的线索断了。
            
            
             而那边的班小松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拍着胸口感叹自己演技好,同时发誓再也不帮尹柯干这种事了。
            
            
             房门突然被轻扣,邬童父亲的声音从外传来:“邬童,我让小王订了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邬童应了一声,又打开手机,点开页面,输了字又删删改改,以往他和尹柯的聊天记录最多,如今却连说什么都要再三斟酌。
            
             犹豫了许久,邬童终于输入了一行字,点击发送。
            
            
             尹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下,屏幕一亮。
            
             尹柯拿起手机解锁进入,却是一行字:
            
             邬童:明天七点半,我在XX机场等你。
            
             尹柯一怔,输入“我不会去的”,正要点发送,邬童却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邬童:起码那么多年朋友,送送我。
            
             尹柯一怔,犹豫了许久不知怎么回复,一条消息又跳了出来。
            
             邬童:我以后不会回来了。
            
             尹柯想回复“好”,但他猛地想起和谌浩轩约定的时间似乎也是在早上,那个天才少年一看就是会掐时间的人,万一赶不上——
            
             铃声又响了一次,这次却是语音。
            
             “尹柯,我想再见你一次。”
            
             一次就好。
            
             所有想好的理由借口和心理防线在瞬间崩塌,只因为那句疲惫而忧伤的话语。
            
             他想见他。
            
             哪怕是最后一次,哪怕是诀别。
            
             尹柯第一次觉得身体脱离了大脑的控制,而他也无可挽回地回了句“好”,然后义无反顾地点击了发送。
            
             三秒后——
            
             邬童:谢谢。
            
             这是尹柯第一次见到邬童道谢。
            
            
            
             第二天一早,尹柯就靠着调了六点半的闹钟起了床。之后,他看了一眼依旧房门紧闭的卧室,放轻脚步出了门。
            
             这座城市空气质量很好,甚至一年四季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蓝天白云。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几乎走在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回忆。
            
             这条路他们每天放学都会走过,出门左拐穿过五条街道是尹柯第一次遇见邬童的地方,而在前面的体育馆里他们曾经打过篮球。
            
             尹柯记得这是他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这座城市,认真地注视每一个经过的人,猜测他们的故事,恍若局外人。
            
             (时间:6:45)
            
             尹柯冲迎面开来的一辆蓝色出租车招了招手,出租车司机显然因为这一大早的上门生意而心情愉悦,于是车开到尹柯身边时还哼着歌。
            
             乘在车上看着四周景物不断倒退,尹柯想起初中时他为棒球队招新画的海报,还有邬童被迫卖艺弹着吉他唱歌。他本以为邬童这样暴脾气的人唱歌会五音不全,没想到却意外地温柔。那是他第一次听到邬童唱歌,也是第一次被邬童温柔的目光包裹。
            
             想起来还有些好笑,当时明明已经那么明显,两个人却都没有注意到暗生的情愫。明明可以在三年前就相拥,却硬生生拖到了现在。
            
             如果那个时候邬童表白,他会不会接受呢?
            
             尹柯思索着这个问题,想得入神,嘴角微翘。
            
             或许他会以为邬童在开玩笑,然后婉言回绝。
            
             那么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回到从前的话,就由他来表白吧。
            
             (时间:6:55)
            
             邬童和父亲走出家门,小王为他们把行李提到了车上,然后在两人在后座坐稳后坐上了驾驶位。
            
             邬童好看的桃花眼波光涌动,因为即将见到母亲的激动逐渐被失去尹柯的疼痛消散,但一想到一会儿还能见到尹柯,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尽管那是最后一面。
            
             这次不用担心父亲会不会为难他,因为昨天他已经和父亲说清楚了,这次之后再无瓜葛。父亲的意思却是只想让邬童开心就好,别的无所谓,这也让邬童对父亲有所改观,但要彻底改善关系还需要时间。
            
             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邬童的父亲看着邬童欣慰地笑了。起码现在邬童愿意和他坐一辆车,这已经很好了。
            
             (时间:7:05)
            
             邬童听到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响起鸣笛声和巨大的碰撞声,似乎是出了车祸。
            
             不祥的预感划过心头,但他并没有在意。
            
             就算再不幸,此刻与他无关。他只想要见到妈妈,见到尹柯。
            
             于是车开远了,而邬童始终没有回过头,救护车却从隔壁车道驶过,车顶的灯光有些刺眼。
            
             “邬童,一会儿去机场要吃些什么吗?”邬童父亲问。
            
             邬童不假思索地回答:“抄手。”
            
             因为尹柯喜欢吃。那么早出来,而且一定是偷偷跑出来,他一定还没有吃过早饭吧?
            
             正好,借这个机会,他想再和尹柯多说说话。
            
            
             (时间:7:25)
            
             三人到达了机场,托运好了行李,在一家抄手店点了三碗抄手。还有一碗邬童坚持一会儿尹柯来了再点,不然就会凉了。
            
             尹柯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误解他忘记了自己的。
            
             白茫茫的热气笼罩在这一桌,朦胧间邬童似乎看见了尹柯的身影,但转眼又消逝。
            
             他们等在店里,好在人不多,店家也没有赶他们走。而且登机时间还早,不怕耽搁这一时半会儿,只要尹柯能来就好。
            
             (时间:7:40)
            
             “邬童,尹柯怎么还没来啊?”邬童父亲问。
            
             “他会来的。”邬童强调,不知是在说服父亲还是在说服自己,攥着手机的手却发了白。
            
             但笼罩在心头的不安促使他拨通了尹柯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他又要失约了吗?
            
             不,不会的。
            
             邬童安慰自己。
            
             他答应过自己了,今天一定会来。
            
             邬童父亲看着邬童发白的脸色,担忧地叹了口气。
            
             (时间:7:45)
            
             “时间差不多了。”小王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邬童脸色阴沉,不是不想就这么离开,只是那人毕竟是尹柯。万一他刚走,尹柯就来了呢?
            
             电话铃声适时地响起。
            
             邬童脸色由阴转晴,虎牙着了凉,但屏幕上显示的却是班小松。
            
             心底的不安又一次强烈起来,他按下了接听键,传来的却是班小松带着哭腔的声音:
            
             “邬童!尹柯······他快不行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