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22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22】
                                                                                                                       
               “邬童!尹柯······他快不行了!”
              
               整个世界瞬间变成了黑白色,耳边嘈杂的声响再也听不见。
              
               他听不见父亲和小王焦急的喊声,听不见机械的催促旅客登机的女声,耳边响起的的却不是班小松的那句话。
              
               ——要是你带着吉他,我带着画板和画笔就好了。      
              
              ——怎么突然这么说?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可惜。
            
             ——没事,等放假了我们再来。到时候我背着吉他,你背着画板,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当时尹柯含笑应的那一声“好”犹在耳畔。
           
            怎么可能。
           
            明明几天前还活蹦乱跳怼着他的人,怎么可能不行了呢。
           
            班小松一定是在开玩笑。
           
            一定!
           
            然而脚步却早已不受控制地朝机场出口奔去,将那两个人和他们的呼喊远远地甩在身后。
           
            “班小松,尹柯在哪?!”邬童几乎是吼了出来。
           
           
           
            道路上十分拥堵,鸣笛声不绝于耳,更添了几分烦躁。
           
            邬童焦急地攥着手机,目光死死盯着前面不动分毫的一排长龙。手表里秒钟的响声一刻不停地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于是邬童深吸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司机听到后方车门开关的响声,惊异地转过头:“小伙子你去哪?”
           
            邬童却早已跑离车挤车的马路,风一般一路向前冲去。跟不上速度的外套衣角扬起,空气灌了进来,额上却滑落下冷汗。
           
            尹柯,等我!
           
           
            班小松等在急诊室外面,一样心急如焚。他一会儿望着急诊室那扇紧闭的门,一会儿望向有不少人走动的走廊,但等待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出现。
           
            邬童怎么还不来!
           
            身边尹柯的母亲哭倒在红了眼眶的尹柯父亲怀里,陶西和安谧也紧张地等在外面。
           
           
            奔跑的少年速度终于还是慢了下来,在不要命地狂奔了数百米之后。腿酸软得像是灌了铅一般迈不动抬不起,前方的景象也接连出现重影,恍惚间竟是那个思念的少年的模样。
           
            “尹柯······”
            
             胸口像被重物压着一般喘不过气,缺氧带来的窒息感甚至带来了耳鸣,视线中的景物也终于还是化为一团漆黑。一声惊呼却模糊地响起:“邬童?”
                        
              清脆的响声在耳边响起,有什么银白而坚硬的物体落在地面,在阳光下亮得晃眼而遥不可及。

              那只怀表近在眼前,他却无力伸手拾起。
                            
            
             急诊室内,医生们看着各项指标,脸色凝重。
            
            那扇紧闭的厚重的门打开了,白大褂的医生快步走出来,手中拿了一份病危通知书。
           
              
              
               沉睡中,邬童眼前闪过无数画面,像看电影一般地回放,缓慢悠长,就像是别人的故事。

             从雨天的遇见,到后来同桌的相处,再到棒球训练时,只有尹柯接得住他的球时内心一瞬间的悸动。
            
             他真实地感受到了将钥匙扣递与尹柯时指尖的温度,还有生日时怀表落入掌心时的冰凉。
            
                   
             还有那句承诺,那些似是而非的背叛和最后的告白。
            
             初遇时······
             ——你好,我叫尹柯。
             ——邬童。
             
                        
             然后······
             ——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打棒球。
             ——好。
            
             后来······
           ——尹柯,你好样的。
          
           之后······
             ——关你什么事。
            
             再到······
             ——你的事,我管定了!
            
             那天······
             ——我有话要跟你说。
            
            
            
             那时······
             ——邬童,我······
            
             ——尹柯,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好。
            
            
             接着······
             ——邬童,我们私奔吧。
            
             ——邬童,我想去四叶森林。
            
            
             最后:
             ——邬童,我们分手吧。
            
            
             可是,我不想分手。
            
             你单方面的分手不算数。
            
             我还要和你再打一次棒球,哪怕只是我投你接那么简单的训练;
            
             我还要再和你去一次摩天轮,再看一次哪里的风景,打破“在摩天轮里接吻的恋人必将以分手告终”的传说;
            
             我还要和你再去一次四叶森林,我带着吉他你带着画板和画笔,我们不要留下遗憾。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一双桃花眼眸色却异常清明。
            
             尹柯,我想再见你一次。
            
             脑海里的这个念头自昨夜起就徘徊不去,甚至越发强烈,在这一刻迸发出来,什么都无法阻挡。
            
             莫名的羁绊在这一刻冲破了一切的阻挡,哪怕是在遥远的地方也依旧心有灵犀。
            
             我一定要见你!
            
             再一次,就好。
            
            
            
            
            
            
             “邬童?你醒了!”    
             听到声音,邬童转过头,愕然望着不该出现的人:
            
             邢姗姗。
            
             “刚刚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你晕倒了,吓死我了。现在应该没事了吧?”邢姗姗关切地坐下,目光锁在邬童脸上。
            
             邬童不适地摇摇头,四下寻找着,终于在床头柜上找到了那只怀表,赶紧伸手握住,起身又要走。
            
             邢姗姗急了,立刻拦住他:“你才刚醒呢,又要去哪?”
            
             邬童脸色一沉:“尹柯出事了。”
            
             “尹柯哥?他怎······”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邬童连忙看了看屏幕,是班小松。
            
             “邬童,你总算接电话了!”
            
             “尹柯怎么样?"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有惊无险!你是不知道,刚刚病危通知书都下了!“
         
             尹柯醒了?
            
             但是为什么心头自班小松第一次来电话前就惴惴不安的心跳依旧未曾平复些许?
            
             仿佛更严重的事情,已经在无可挽回地发生。
   
             那种感觉太过强烈,根本不像是他多想了或是仅仅体力透支那么简单。他必须赶紧见到尹柯,他必须证明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
            
             “我马上过去!他在几号病房?”
            
            
            
            
             邬童第一次连母亲和青梅竹马的邢姗姗都不管不顾,只是为了更重要的尹柯。
            
             在又一次玩命冲过人海时,他想,这次若能劫后余生,他哪怕绑也要把尹柯绑去美国!
            
                 
             终于,他到了医院,这时班小松的电话又来了:“邬童,尹柯醒了!”
            
             邬童觉得自己欠了尹柯太多,连他病危时都没能陪在身边,反而是班小松一直守着他。心下一阵黯然,如果不是知道班小松喜欢栗梓,他真的会把班小松当成自己的对手。
            
             但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快地赶去,而事实上邬童也的确这么做了。
            
             病房里窗帘拉开,耀眼的阳光倾斜进房间。床上的少年逆着光,望着邬童来的方向发怔。
            
             邬童的脚步却猛地停下了,紧攥的拳头微微颤抖。
        
             少年的目光清明,尽管蒙上了一层迷茫也依旧难掩清冷,而邬童只一眼,便能判断出他不是尹柯,就算是失忆的尹柯也绝无可能。
            
             那样的眼神,尹柯又怎么会有?
          
            尹柯一向是温和而狡黠的,又怎么会拥有那种彻骨的寒意?
          
             如果是走错病房了还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他的脸与尹柯一模一样?
            
             邬童挣扎般地张张嘴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少年已怔怔地开口:
            
             “常安?”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