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19-20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19】
                                                                                                                                                     
                                                                                                                                                     
              附近地区前几天刚下了场大雨,所以山上的小路坑坑洼洼并不是十分好走。但尹柯和邬童却反而松了口气,因为萤火虫生活的环境潮湿,如果没有这场雨,说不定他们就白来了,那处分也是白领了。
             
              也因为这场雨,空气里弥漫了清新潮湿的气息,衬着群山连绵林叶繁茂更显景色独好。一想到夜间看不见这番美景尹柯就有些可惜,但两样美景总得舍弃一样,再说就算能实现,这山林景象也黯然失色了,并没有多大意义,于是也就释然了,只是拿着手机认真拍着。
             
              邬童看着落在后面的尹柯不满地开口:“拍那么多干嘛,还不如拍我。”
             
              尹柯却没有像邬童料想的那样怼回去,甚至浅浅笑着答道:“好啊。”这样比偷拍光明正大多了,正合他意。
             
              邬童瞪大了眼睛,然而这却也被尹柯拍了下来,在照片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滑稽。
            
             尹柯得意地笑着晃晃手机,叫嚣着要发到班级群里。换做别人邬童八成已经冲上去抢手机了,但不知是受哪种力量的驱使,看到尹柯笑他就动不了怒,甚至忍不住出神地望着他看,想和他一起笑。
            
             邬童想,他是得了一种病,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病名为爱,深入骨髓。
            
             灿烂的阳光从茂密的叶间倾斜下来,映着尹柯明晃晃的笑颜和嘴角梨涡,那双琉璃目清亮而明净,他整个人就像在发光。
            
             他要守护他的笑。那一刻,邬童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声音。无论会遭到多少反对,他都会包揽尹柯的余生。
            
             尹柯必须快乐下去。
            
            
            
            
             而唯一出乎意料的是,两人居然在山里迷路了。
            
             手机没有信号,在这廖无人烟的山里连找人问个路都是天方夜谭。
            
             "堂堂地理学霸居然迷路了,啧啧啧,说出去真是笑死人了。“邬童抬着头仰着脸慨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却无奈至极。
            
             真是管不住这张嘴!忍不住就要嘲讽嘲讽他,就想看他吃瘪的样子,但又怕说太狠那人会伤心,就像在他们没和好时那样。
            
             尹柯却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向一个方向走去。
            
             “你去哪?”邬童皱眉,终于正经起来,也忽略了之前的嘲讽。
            
             尹柯回头一扬下巴:“那边有个山洞。”
            
             邬童跟着他走了几步,看到路的下方有一大块平地,山洞则在靠里的位置。
            
             邬童见尹柯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便开口提醒:“小心点,不会有熊吧。”
            
             尹柯隔着段距离看了看,山洞已经见底,看样子不但不深,内部石块结构还可以形成天然的床铺。于是尹柯嗤笑:“这么浅,住得下熊?”
            
             邬童无言以对,不服输地“切”了一声就跟了进去。
            
             尹柯将背包放在石块上,瞥见邬童一脸嫌弃地打量着明显一层尘土的石块,翻了个白眼:“这种时候了还纠结这种问题,能找到过夜的地方就很不容易了好吗。”
            
             邬童一声不吭,却在尹柯转身背过去的时候悄悄把包放在石块较为干净的一角。
            
           尹柯突然转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邬童......”
          
           邬童眉头一皱紧张起来:“怎么了?”
          
           尹柯撇了撇嘴:“现在快傍晚了。”
          
           邬童一怔,转头看向洞外,果然上山时还湛蓝一片的天空已经被瑰丽的色彩渲染,绮丽的红在天边燃烧,奇美而壮阔。再看看尹柯无奈而憋屈的脸,邬童也发现了这个事实,自己的肚子有感应一般地叫了起来。
          
           邬童:......
          
           尹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走出了山洞。
          
           “你去哪?”邬童不放心地问,俊脸微红。
          
           尹柯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洞外穿来:“找吃的啊,总不能饿着吧。”
          
           邬童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层林尽染,落日悬在地平线上不知何时就会落下,尹柯告诉邬童有的果子可以直接食用,但他们最好在天黑之前回去,不然会浪费手电筒里的电量。
          
           尹柯坚持要自己爬上树去,邬童担心他的伤势,尹柯却坚持说已经好了。邬童最终还是拗不过,只好依了他。但看着以往温文尔雅的温润少年毫无形象地爬着树,尽管少时也见过不少,却依旧憋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尹柯疑惑地转过头。
          
           邬童连忙收了笑意:“没什么,你小心点。”开玩笑,要是让尹柯知道了还不得宰了他。
          
           尹柯也没有追究,只是爬得更高了些,专心致志地摘着果子,少年认真的样子很好看。
          
           邬童却没有心思欣赏,而是一边接果子一边观察着尹柯的动作,随时准备”英雄救美“,然而尹柯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果子不甜不酸,味道很淡,果然只能用来填饱肚子。两人草草分食后,便打算休息了。
          
           然而邬童却怎么样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此时的境遇,而是嫌脏。
          
           邬童第十一次开口抱怨:“这破地方——”
          
           “你安分点儿!”尹柯躺在一旁瞪着他低声道。
            
             邬童只能忍。
            
             谁让那人是尹柯,看到他笑就会忘记怼回去的尹柯。
            
             安静了许久,也许是考虑到邬童失眠的难耐,也许是突然有感而发,尹柯扬起嘴角开口:“要是你带着吉他,我带着画板和画笔就好了。”      
              
             邬童顿了一下,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说?”
            
             尹柯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答道:“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可惜。”
            
             “没事,等放假了我们再来。”邬童宽慰道,“到时候我背着吉他,你背着画板,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尹柯沉默了良久,终于轻轻点点头,笑道:“好。”
            
             一切又归于宁静。邬童依旧辗转反侧睡不着,尹柯却没有再开口,只是轻轻闭上眼。
            
             “尹柯!”
            
             尹柯被邬童突然的一声微微吓到,却听邬童又坐了起来惊喜地喊着:“萤火虫!”
            
             尹柯一怔,目光顺着邬童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暗夜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宛如萤火。
            
             两人再顾不得睡眠,立刻从较为平整的石块上跳起来,目光追随着那些光亮,脚步却不由得放缓,生怕惊扰了这些小精灵。
            
             静谧的夜里,两个少年屏住呼吸,望着黑暗中浮动游离的光点,美得似梦似幻,犹如裁下了银河的一角,不,比银河更美,美得惊心动魄,于暗夜散发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光亮。
            
             夜越黑,星越亮,萤火虫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
            
             尹柯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无数光点,眼底的光芒也亮了起来,逐渐盖过了那一片光辉。他笑了起来,梨涡在嘴角显现,修长的手却孩子气地向上抓着那些光点,虽然落空但依然乐此不疲,明净的眸子清澈得像不谙世事的孩童,单纯却不傻气,追着光逐着梦,正是他本来的模样。
            
             没有了成绩,没有了学业,没有了压力的尹柯,本来就只是个聪明了些的孩子。
            
             邬童的目光由最初的惊艳转为笑意,然后无声地转向尹柯,正巧看见他孩子气的动作,不由得笑了出来,虎牙着了凉,比起俏皮更多的是温柔与宠溺。
            
             总有一瞬间,你愿意用余生所有时光来换。
            
             不仅是一个星期后,就算是现在的邬童,脑海里也浮现出了这句话。
            
             如果说人生是一张画册,这一幕便是最精彩最亮眼的那一张。
            
             那个萤火虫包围着的少年,那个球场上与他配合默契所向披靡的专属捕手,那个即便不在球场也依旧能影响他一举一动的初恋,那个喜欢调侃他后作弊地一笑取胜的死党。
            
             那个少年,他的少年。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何其幸运,遇到你,喜欢你,拥有你。
            
             想给你我所有的宠爱,想把所有美的诗行念给你听,想付出我有的一切。
            
             但说再多也不过一句,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20】
                                                                                                                                      
                                                                                                                                      
           出了四叶森林,两人又在小镇玩了几天。
          
           从街边小吃逛到当地特产,去了海滩,乘了游艇,看了星空,能做的事都做了。
          
           顺带认识了几个哥们,拒绝了几个女孩,还打了一场棒球比赛。当地的教练看傻了眼,非要他们加入当地棒球队,两人好说歹说才让教练死了心。
          
           “诶你说那教练像不像班小松?”尹柯在教练失望地离开后这么对邬童说。
          
           邬童笑得前仰后合:“你别说还真像!那缠人劲儿可不是盖的!”
          
           远在月亮岛望着没有投捕的棒球队悲春伤秋的班小松破天荒地打了个喷嚏,引来本着”要保护最后一个珍惜动物“信念的陶西和众队员一阵嘘寒问暖。

           
           但打完棒球,尹柯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像是一件挂在心上许久的事终于完成,又或者是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完成了对邬童的承诺。总之,在又一次全身心投入在比赛中,不去思考时间,不去思考比赛后其他事,于邬童并肩作战默契配合的感觉,真的特别好。而这种感觉,已经在梦里存在了太久,以至于他有些恍惚,险些发挥失常。
          
           “喂,你看看退步了那么多,以后还得多练练啊!”下场时,邬童对尹柯这么说,但眉宇间的笑意和畅快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尹柯只是笑笑。
          
           如果还有以后。
          
          
          
           尹柯本以为一个星期已经足够,但发现终究还是太短。虽然还剩下两天,但潜意识里不知是什么心理在作祟,得不到还好,一旦得到就忍不住想要更多。
          
           他还想再和邬童待一会儿,再多说几句话,再多看着他笑。但他只能狠下心让邬童订提前两天的火车票,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准备后续的问题。
            
             或许他真的就是这么贪得无厌吧。尹柯望着火车上的天花板时,这样想。
            
             "尹柯,果汁喝不喝?“邬童看到服务生推着一车饮品食物过来,问尹柯。
            
             尹柯点点头,他确实渴了。
            
             喝着果汁,尹柯习惯性地掏出这几天都没用过的手机,满屏父母的消息让他有些出神,但又只能回复一条“我很好”然后关闭页面。
            
             回去以后,八成会是场恶战,但想来谌浩轩会和自己的父母很合得来。
            
             想想也是好笑,谌浩轩的父母八成会更喜欢尹柯,尹柯的父母却会更喜欢谌浩轩,这一切戏剧化得如同一次错位。
            
             不,不对。
            
             尹柯看着邬童,认真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父母是这样,但夏常安只喜欢谌浩轩,邬童也只喜欢尹柯,就像谌浩轩只喜欢夏常安,尹柯也只喜欢邬童。
            
             “在想什么?”邬童突然凑过来。
            
             尹柯回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
            
             邬童自顾自地说着:“如果你是在担心家长的事,那么回去以后我会替你解释。”
            
             “但是我不需要......”
            
             “就当让我过把瘾了。”邬童苦笑,“哪像我,连一个管自己的人都没有。”
            
             尹柯一怔:“阿姨还没回来吗?”
            
             邬童摇摇头:“前天发了邮件,但她还没——”
            
             “叮——”铃声突然响起,两人都呆了一瞬,然后邬童点开,惊喜地笑道:“我妈回邮件了!”
            
             尹柯也跟着心情愉悦了起来,却见邬童瞪大了眼睛,神情越发激动。
            
             “怎么了?”尹柯凑过去。
            
             “我妈,我妈她问我要不要去美国留学!”邬童激动地拉着尹柯,“我妈她,终于答应我去看她了!”
            
             尹柯发自内心地为邬童高兴,也笑了起来:“祝贺你,邬童!”
            
             “尹柯,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吧!”邬童望着尹柯,眼眸明亮而满怀希望。
            
             尹柯笑意僵在了嘴角,片刻的哑然后,终于还是低低地叹了口气:“对不起,邬童。”
            
             邬童兴致顿时少了大半,皱眉道:“是怕你妈不同意吗?但是她之前不是也想让你出国留学吗?没关系,我先去,然后你可以和她——”
            
             “对不起,邬童,就算我妈同意了,我也不会去的。”尹柯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冷漠而狠心,嘴角却依旧带着邬童最为不喜的虚伪笑意,一如与邬童再遇时的模样。
            
             邬童愣住了:“你说什——”后面的字,却因为尹柯的一句话生生咽回了喉咙。
            
             “邬童,我们分手吧。”
            
             邬童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脑海里只有那一句话在回响:“我们分手吧。”
            
             胸口的起伏失去了以往的节拍,有什么似乎在一点点裂开,然后破碎成千万片,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的少年明明和尹柯有着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却冷到了骨子里,让他猜不透,只除了一个想法:尹柯是真的想和他一刀两断。
            
             那之前的事呢?那算怎么回事?尹柯又食言了?
            
             还是说,那些曾经都只是一个华美而虚假的梦境?
            
             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让邬童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开口:“尹柯,你是在开玩笑吗?”
            
             分手?怎么可能。
            
             尹柯明明也喜欢着他。
            
             尹柯却扭过了头,而火车到站的声音也适时地响起。他拖着行李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成功掩盖了咬嘴唇的小动作,瘦弱的手臂却被邬童一把拉住。
            
             未完全愈合的伤口猝不及防地被扯开,尹柯嘶地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邬童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也惊慌地松手,一句”你没事吧“还未开口,尹柯就闪身没入茫茫人海。
            
             邬童自然看得见他,却怎么也追不上他,只能眼看着他逃也似的快步消失在了车站,一声愤怒的“尹柯”也被嘈杂的声响覆盖,如名字的主人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背后再也没有了熟悉的身影,尹柯身心俱疲,终于靠在了墙壁上。
            
             这一切来得太快,让他几乎反应不及,但他却清醒地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不是不想与邬童并肩面对这些,也不是不知道万一邬童发现真相后会悲愤交加,只是他还是想赌一把。邬童妈妈的邮件算是意料之中,毕竟是尹柯故意将事情闹大,也希望邬童会独自去美国。他早已想清楚,只要邬童提出和他去美国,尹柯就和他摊牌。
            
             这一切太过冷静太过理智也太过无情,但却是尹柯的作风。
            
             不用说邬童,就连被嘱托了要配合尹柯并保证邬童出国的班小松都不得不佩服尹柯强大的思维方式。
            
             但他太聪明又太在乎邬童,所以也太容易受伤。
            
            
            
             尹柯离开火车站后,发了班小松一条保平安的短信,便径直回了家。
            
             正巧是周末,尹柯父母都在家,于是意料之中地被打了一耳光并怒斥了一顿。
            
             望子成龙的母亲仿佛几天之内苍老了几十岁,两鬓已生白发。她自然无法接受这一段恋情,但当尹柯平静地说出“我们已经分手了”后,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尹柯父亲拦住了尹柯母亲,但也严令尹柯回房间反思。
            
             尹柯一个人在房间,忽视脸颊火辣辣的疼痛,默不作声地拿起了画板和画笔。
            
            
             邬童家里却显然要平和得多。
            
             邬童父亲心平气和地表示尊重邬童喜欢什么人,但是他年龄尚小,现在不是时候。
            
             而邬童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说“我不喜欢男生,我只是喜欢尹柯”这种话,只是淡淡地开口:”帮我订明天去美国的机票。“
            
             邬童父亲一愣:“几张?”
            
             邬童起身走向楼梯,丢下了两个字:
            
             ”一张。“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