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17-18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17】
            
             后来,夏常安还是走了。
            
             但是他却依旧笑得眉眼弯弯,红着眼眶说,我等你。
            
             他说,浩轩,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但是这却成为了谌浩轩今后的噩梦。每次梦醒时分,陪伴他的依旧只有滴滴答答的表声,还有满脸的泪痕。所以他更加需要睡觉时锁门,更需要隔音的墙,因为他不想别人看破他的脆弱。而第二天,他却又会拼命地研究学习,连导师都于心不忍。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名为AIN的邮件。解开后,赫然是I LOVE YOU 三个单词。
            
             一旁的隋玉以为他会哭,但谌浩轩却一言不发,回到实验室,启动了最新研究出,也是风险最大的方案。
            
             在以身试验时,谌浩轩带上了那只怀表,回想起他们曾经坐过的摩天轮,是那么美。
            

             而他们初中时,分明一起坐过摩天轮,原来那时就是一切的开始,两个世界的交界点。

             而尹柯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时间他的记忆会那么反常。
            
             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预谋已久却又无人知晓的意外。
            
             谌浩轩,尹柯,他们都是牺牲品。
            
            
            
             尹柯视线里一片黑暗,一丝光线撕开了一个角,他以为自己又将醒来,但眼前站立的却是一个与他样貌相同的少年。
            
             尹柯倒吸了一口凉气,试探道:”你是谌浩轩?“
            
             少年点头。
                         
             尹柯将礼节上的客套话直接省去,问道:“那你,有办法回到最初吗?”
            
             “我回不去,也不知道。但你们的科技太落后,会很困难。”
            
               尹柯终于问出了盘旋在心中许久的问题:“能试一试吗?”
            
             谌浩轩远比想象中的镇静冷淡:“方法一,顺其自然,一切不会有余地。方法二,立刻转换身体,或许可以争取到一些时间,但我没有把握。”
            
             尹柯眉头紧锁。
            
             立刻吗......
            
             “顺其自然大概要用多久?”
            
               谌浩轩思考了一下,肯定地开口:“不超过一个月。”
              
               尹柯似乎松了口气,嘴角的笑意清浅:“那么,可以给我一个星期吗?”
              
              
              
               病房中,邬童看到尹柯悠悠转醒,紧张地凑上去:“尹柯,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尹柯浅笑。
              
               “小柯!”尹柯的父母也急了,冲到病床前,“还好吧?痛不痛啊?等着,我去叫医生!”
              
                 “尹柯啊,你可算是醒了。”陶西却没了以往的吊儿郎当,“薛铁现在面临处分,学校方面要看你是什么想法。”
                
                 尹柯还未开口,尹柯妈妈就怒道:”还能有什么想法?这种学生必须开除!我们小柯右手伤了还怎么做题?这都快期末考试了!“
                
                 陶西赶紧安抚道:“尹柯妈妈,您先冷静一下......”
                
                 “我原谅他。”尹柯淡淡的四个字令陶西松了口气,却让尹柯妈妈更加怒忿:“小柯——”
                
                 “陶老师,学校问的是我的意见。”尹柯这次却异常坚定。
                
                 陶西哑口无言,这家长的意见自然也重要,但看到尹柯偷偷使的眼色后也了然了,于是更坚定地闭了嘴。
                
                 尹柯爸爸这时带着医生回来了,尹柯认真听着,了解到并不是很严重时松了一口气,起码谌浩轩可以放心研究了。
                
                 而尹柯妈妈听到医生这么说,便也没再要求处罚薛铁。
                
                 陶西走了,尹柯爸爸去缴纳住院费用,尹柯妈妈则回家拿这段时间要用的衣物和书本,于是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
                
                 “喂,这回你怎么这么慈悲?”邬童好笑地看着尹柯。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如果在以前,尹柯八成要先整那人一顿再原谅他。尹柯是善良不错,但那不是无条件的。
                
                 尹柯笑着摇摇头,反正他是前途未卜的人,没必要拖一个薛铁下水。只是还有些事,他想了结。
                
                 邬童想起尹柯昏迷前的话,其实在这段时间里他也思考了不少。
                
                 他对尹柯,到底是最好的搭档和朋友,还是默默喜欢的暗恋关系?
                
                 如果是朋友,为什么尹柯靠近时他心跳会那么快?
                
                 如果是朋友,为什么他会对尹柯有莫名其妙的占有欲?
                
                 如果是朋友,为什么在听到投手捕手是一对时会很开心?
                
                 但如果是喜欢,就解释得通了。
                
                 所以他看到尹柯时会心跳加速,所以他不喜欢别人包括班小松靠近尹柯,所以他听说尹柯退出时会那么生气,所以他在尹柯一声不响离开时他会觉得天崩地裂。
                
                 他想待在尹柯身边,一句话不说也觉得很美好。
                
                 是,邬童承认了,他喜欢尹柯。
              
             尤其是在看到尹柯昏迷的那一刻,他的世界似乎瞬间便没有了色彩和光线。
            
             既然他又有了一次机会,定然要抓牢。
            
             尹柯未说完的话,他替他说。
            
             邬童坐在床边,认真地看着尹柯。
            
             洁白的窗帘遮住了部分阳光,尹柯清秀而瘦削的脸上光影斑驳,目光却澄澈而清亮。
            
             邬童望着他,正如那时尹柯望着邬童那样,他说:“尹柯,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我喜欢你,比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你。
            
             甚至没有人可以替代这种喜欢。
            
             邬童喜欢尹柯,很喜欢很喜欢。
            
             邬童紧张地望着尹柯,见那双漂亮的琉璃目中波光流转,最终浮起浅浅笑意。
            
             尹柯说,好。
            
             喜悦漫上眼眸溢上嘴角,邬童想起来那天班小松紧张兮兮地问他怎么表白时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吻上去,然后班小松被栗梓骂后过来兴师问罪嘲笑邬童自己不敢吻尹柯才撺掇他先实验的。其实现在想想事实的确如此,只是那时邬童没有意识到,所以班小松才白挨了一顿打。
            
             想想邬童又笑出来了,但面对尹柯还是有些不敢。
            
             毕竟尹柯不是女孩子,他给邬童的不是陪伴,而是并肩作战,他也不是邬童想惹就敢惹的人,万一俩人打起来都不知道谁打得过谁呢。
     
                   只是当触及到尹柯温和的目光时,邬童感受到了自己慌乱的心跳,甚至本能地抬手按在了尹柯柔软的发后。
            
             邬童逆着光,阴影落下来笼罩在尹柯脸上,脸颊的轮廓却异常清晰。
            
             安静的病房里,呼吸声乃至心跳声似乎都能落入耳中。
            
             唇角终于贴近了温暖,恍惚间竟从未如此心慌过,也从未离得这样近过。
            
             朦胧的光线里,轻轻合上眼,浅浅的一个吻却异常清晰地刻在记忆里,仿佛一个无法消除的印记,那么真实而虚幻,无论现实多冰冷都依旧能记得那份易逝而不可得的温暖。
            
             至少曾经有过。
            
            
                                                                                                                                  【18】
                                                                                                                                 
             班小松来看望尹柯时,邬童已经离开了,而尹柯爸爸也已经来替班。看到同学来访,尹柯爸爸知趣地给两人留了空间,出去倒水。
            
             班小松见尹柯面上含笑,疑惑道:“尹柯,你怎么这么高兴啊?”后面半句“事情解决了?”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尹柯浅浅一笑:“我和邬童在一起了。”
            
             班小松一下子跳了起来,险些叫出声音,但在触及尹柯目光时又硬生生噎了回去。
            
             这时候,该怎么说?
            
             ——祝贺你们。太客套。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太无聊。
            
             ——哦。太冷淡了吧!
            
             班小松紧皱着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尹柯却没有理会他,只是想起昨天邬童的那个吻,意识竟莫名与谌浩轩重合了起来。
            
             毕竟那日在记忆里,夏常安也是这么吻了谌浩轩。
            
             班小松终于还是不放心,于是开口小心翼翼地问:"你的记忆......“
            
             “没有恢复。”尹柯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脸上依旧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班小松急了:“那你......”
            
             “我没关系,”尹柯却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但是小松,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
            
             尹柯像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舒了口气:“现在,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几天后放假,邬童回来了。
            
             “好点了吗?”邬童在床边坐下,语气比起恋人更似好友,但眸间的笑意却显出几分不同寻常的暧昧。
            
             尹柯没回答他的问题,甚至直入主题得有些突兀:“邬童,我们私奔吧。”
            
             邬童一口水喷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尹柯,见他一脸认真毫无开玩笑的意思,更是焦急地盯着他看:“尹柯,你脑子出什么事了?”
            
             尹柯却没跟他客气:“请假一个星期,我想去四叶森林。”
            
             邬童依旧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他:“你的伤怎么办?暑假不行吗?到时候你玩一个月我都没意见。”
                 
             尹柯这次并没有让步,一双清亮的琉璃目直直盯着邬童,却没有一分撒娇的意味:“如果要去,就只能是现在。“
            
             “为什么?”邬童知道尹柯不是这么任性的人,况且他们现在根本还没到那地步,尹柯这么做一定另有原因。
            
             尹柯却笑笑:“如果你不想去,我也没什么意见。”
            
             邬童无奈地扶额:“你妈同意了吗?”
            
             尹柯狡黠一笑:“都说了是私奔,当然不能说出去。”
            
             邬童傻眼了。
            
            
            
             直到坐上去四叶森林的火车,邬童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他竟然真的带着还是伤员的尹柯乔装后躲着监控偷偷跑出了医院,给陶西和尹柯父母各自留了条短信也不管回复就买了当天的火车票来了这里。
            
             邬童看了眼静静望着窗外享受岁月静好的尹柯,又一次叹了口气,自己怕是也要在月亮岛留下处分了。算了算了,既然都出来了,就好好玩儿吧,管他那些有的没的。
            
             天大地大,尹柯最大。
            
             尹柯注视着窗外的风景,同时透过玻璃窗默默观望着邬童的脸,看了一路都看不够。
            
             在完全陌生的城市,两人凭着地图和良好的路人缘找到了正确的路。
            
             尽管已是黄昏,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两人默契地在路边挑了一家炸鸡店解决晚饭,这才坐定。
            
             “尹柯,你为什么那么想去四叶森林?”咬着鸡腿,邬童还是忍不住问。
            
             尹柯嘴角梨涡浅浅:“听说那里有着全世界最美的萤火虫。”
            
             听说在那里看过萤火虫的恋人,就一辈子不会分离。
            
             邬童没有明白更深层的含义,但也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路上的行人渐少,不经意间目光扫过渐暗的天色,邬童突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尹柯,今晚我们住哪儿?“
            
             尹柯面不改色地啃着鸡翅:“露宿街头。”
            
             邬童:......
            
            
            
             最后两人还是跑了不少路才找到一家客栈,好在房间还空着几间。尽管关系不一般,两人却依旧默契地选择了订两间房间,就算这样花的钱多,但邬童对自己卡里的钱和现金很有信心。
            
             晚上,邬童洗完澡躺在柔软的大床里,正准备睡觉,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邬童以为是尹柯父母或者是学校老师发来的短信,于是烦躁地抓过手机,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行字,甚至一看到就能联想到尹柯娟秀的字迹:
            
             尹柯:早点休息,晚安。
            
             邬童顿时笑凉了虎牙,不多时尹柯也收到一条消息:嗯,你也是。
            
             尹柯浅浅地笑了,心里竟然涌起了恋爱才有的甜蜜。他想,自己是真的喜欢邬童到了骨子里了。
            
             一墙之隔的邬童和尹柯同时笑着闭上眼,身体陷入柔软的床铺中,困意包裹住身体。
            
             今夜,注定好眠。
         
            
            
            
             次日清晨,尹柯凭着多年来练就的生物钟准确无误地在六点钟醒来,然后去了邬童的房间。
            
             邬童还没醒来,尹柯看着那诡异的睡姿忍俊不禁,掏出手机关了静音,然后用不同角度将这一奇观拍了下来,想了想,还是没有发到班级群里去。
            
             然而邬童却心有灵犀般地打了个哈欠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看到尹柯整个人都僵住了,正当尹柯以为藏在身后的手机被发现了的时候,邬童却突然笑了出来。
            
             尹柯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他:“你笑什么?”
            
             邬童却闭上了眼继续笑。
            
             尹柯哭笑不得:“你不会是傻了吧?”
            
             邬童没有说话,心里却答案清晰。
            
             于他而言,习惯了一个人居住,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一睁开眼爱的人就在眼前。
            
             妈妈走了,他搬离了那个人,从此再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有些像失而复得,但也不全是,比之令人欣悦得多,也更为温暖,所以邬童连起床气都消散得无影无踪。邬童想向尹柯索要“从此以后每天都叫他起床”的承诺,但想到尹柯父母定然不会同意两人住在一起便没有开口。反正日子还长不是么?
            
             尹柯却理解不了这个平时脾气差得他有时都要窝火的家伙怎么突然一觉起来就笑成这样。他回忆了一下,自己明明是梳洗完毕了的,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装,仪表满分。
            
             邬童半眯的眼看见尹柯隐约有了不悦的神色,立刻收起笑意:“等我一下,一会儿咱们出去吃抄手。”
            
             尹柯这才神色缓和了点儿,说了句“给你五分钟”就出了房间,留邬童一人手忙脚乱地换衣服。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