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15-16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15】

  “砰——!!!”

  金属制品与肉体碰撞的声响在黑暗中格外清晰,甚至还能听到一丝似乎是桡骨骨折的声音。

  无瑕顾及右臂的剧痛,尹柯咬牙站起,用尽全力将身体向左边移去。微弱的风拂过耳边,短短半秒的动作却似乎被放得格外长。动作牵动了不知伤情的右手,疼痛燃遍了整条手臂。

  “唰——”划破空气的刺耳声在身侧落下,重重砸在地上,声响清脆中又像极了嘶哑的一声哀鸣。

  “你是谁?”尹柯下意识地开口,然而对方却没有回应,只是又一次挥舞着棍棒砸向尹柯。

  光是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是用了多少力气,尹柯明白已经不可能和对方沟通,也不可能挡下这一击。情况很不利,如果没有人来救他,那么即使丢脸,他也只能——

  跑!

  打定了主意,尹柯便没有犹豫地转身向走廊冲了过去,却未注意到这次的方向不是向下,而是彻底的一次横扫!

  腰部一阵剧痛,尹柯眼前一黑,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下坠,也感觉到了冰冷的走廊地面贴在身上,而他却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唯一清晰的只有腰部和桡骨撕裂般的疼痛,越发猖狂。

  身后鞋底与地面碰撞的声音落入耳中,步步逼近。

  用力咬住薄唇,努力将涣散的神智凝聚起来,在心底浮起的却只有一个名字,欲思不可念,欲诉不可说。

  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再次响起,尹柯想,那个人应该真的是恨透他了。但他似乎并没有招惹过什么人,无论是班小松还是邬童都绝无可能,那难不成还是中加的人大半夜跑来月亮岛了?

  白皙的脸颊下地面冰冷的触感明晰,刺激着神经逼迫他清醒,只是他却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尹柯!!!”不远处响起熟悉的声音,尹柯微闭的眼猛地睁开,下意识地用力向右滚去,身体顿时避开了那一击,沉重的响声落在身侧。

  下一秒,他听到了肉体碰撞的声音,只是自己去没有感受到疼痛。

  尹柯惊异地抬头,看到脸色阴沉的邬童正情绪失控地和那人扭打在一起。

  “邬童?!”

  不得不承认,被触怒时人的力量是不可限量的。

  所以尹柯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个人猝不及防被缴了武器,然后被一脚踹倒在地。

  邬童显然忘记了这次行动的目的,甚至还不肯罢休地扑过去揍了几拳。

  “邬童!”尹柯并不希望邬童惹出什么事情而遭到处分,于是及时爬起来扯住了他,“别打了!你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了的吗?”

  邬童动作一顿,颇有些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才捡起扔在地上的手电筒打量起鼻青脸肿的那人。

  “你是——”尹柯一怔,“薛铁?”

  薛铁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目光依旧冷得像刀锋。

  “喂,我记得我们初中也是同学吧?”邬童怒意未消,但更多的是诧异,“你干嘛怎么和尹柯过不去?他似乎没招惹过你吧?”

  “没招惹?”薛铁被戳到了痛处一般,瞬间面容扭曲,情绪激动,“是,他是没有!”

  “但你们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

  “你们明白那种努力却终究比不上天赋,甚至还被老师同学取笑的感觉吗?”

  尹柯和邬童对视一眼,同时怔住了。

  他们的确不懂。

  尹柯天赋异禀,无论做什么几乎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做好。

  而邬童,虽比不上尹柯成绩优异,但依旧是年级里的佼佼者,更是棒球场上的王牌投手。

  被老师看不起,被同学嘲笑,更是从未有过的事。

  “但是尽管这样,尹柯也没有错。”邬童皱起眉。

  是,薛铁是可怜,但不代表这就是犯错的理由。更何况现在尹柯伤势不明……

  越想越气,邬童恨不得再踹几脚,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于是只能收敛了情绪暗自生闷气。

  “那我就有错了吗?”薛铁歇斯底里地喊着,通红的眼眶在这样寂静的夜晚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或是不可饶恕的罪人。
 
    “我可以,帮你和老师沟通。”邬童听到尹柯淡淡的声音不由得一愣,黑暗中他看不清尹柯的脸色,但从声音来看情况并不是太好。
   
      有时候人的行动是不过大脑的。当邬童感觉自己的手扶住尹柯时,这样想着。然而尹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只是身子一僵,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邬童以为这件事终于可以收场了,但薛铁的反应却更加激动了:“你想干什么?再让我被辱骂一次?不需要你假惺惺!”
     
      邬童总觉得怒火蹭蹭蹭地往上窜,尹柯未移视线却适时地拉住了邬童,平静地问:“薛铁,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受处分吗?”
       
      薛铁愣住了。
         
      尹柯乘胜追击:“你父母会怎么想?”
       
      薛铁顿时脸色煞白。
     
      一时寂静无声。
     
      邬童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突然被薛铁撞开,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就看到他疯了一般向走廊跑去。条件反射地想追过去,邬童却被尹柯一把拉住:
     
      “别追了。”这是尹柯的第一句话。
     
      “送我去医院。”这是尹柯的第二句话。
     
        而最让邬童在意的,是尹柯的第三句话:
       
        "我要向你解释。“
    
    
    
    
      邬童记得初中时他死活要一个解释,而尹柯尽管数次红了眼眶却始终不肯给。高中了,他们终于再次相遇,邬童却渐渐学会了放手。但这个时候,尹柯说,他要解释。
     
      晚吗?
     
      不晚。
     
      如果是以前,邬童会犹豫一下要不要甩下一句“我已经不需要了”然后很酷地转身离开,但现在他绝不会犹豫。
     
      他要听。
     
      无论迟了多久,都没关系。
     
      只要尹柯还愿意解释,邬童就一定听。
     
      只要尹柯还不想放弃,邬童就一定奉陪到底。
     
     
                                                                 【16】
       
          夜墨如洗,几颗星子孤寂地眨着眼。路面上几乎一团漆黑,只有灯光昏暗的光芒为两位少年照亮未知的前方。        
          “真的不要我背着吗?”邬童不放心地看着尽管被自己扶着却依旧一步深一步浅的尹柯。                                                                                               
            
           尹柯摇摇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所以现在必须节省体力,不浪费每一个字。强压下了计算概率的心思,尹柯开口:“初中的时候,我不是不想继续打棒球。是我妈硬要我出国留学,我根本拒绝不了。“
          
           全部告诉他,趁还记得那些重要的事,告诉他......
          
           邬童一怔。
          
           “所以后来,我故意搞砸了面试,还搞砸了中考。”
          
           邬童皱起眉,望向尹柯的目光不自觉地温柔起来,现出桃花眼最吸引人的模样。
     
          原来他不在他身边时,他受过那么多委屈。
         
          而他,和他吵架,和他冷战,甚至在初中比赛时当众表示了对他的不信任。
         
          “我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我也知道我妈的苦心。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承受没有你和棒球的生活。”尹柯望着邬童,认真而诚恳。邬童明白,尹柯从未向今天这样表露过自己的真心,但其间的含义却让邬童心中一震,全身的血液似乎在瞬间凝固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尹柯的呼吸。
         
            “邬童,“尹柯轻笑,眉眼弯弯,梨窝浅浅,而困扰了邬童许久的答案呼之欲出,”我......“
                    
                话语戛然而止。

              “尹柯!”下一秒,邬童却脸色大变,慌乱地接住摇摇欲坠的尹柯。
                          
             这时,在路灯的映照下,邬童才看清尹柯苍白的脸色。接触到他身体时,第一反应是凉,而第二反应则是心疼。
            
             尹柯又瘦了,在他怀中轻得仿佛没有分量,几乎让他想用弱不禁风来形容。
            
             但偏偏,他又是那么倔强,倔强得不肯向世界认输。
            
             顾不得别的,也没有时间去想那句未说完的话,邬童不假思索地抱起尹柯,疯了一般朝医院的方向冲去。
          
             怀中人嘴角依旧含笑,眼角却微红。
            
            
            
             ——他才是AI!!!
            
             ——把他销毁!!!
            
             嘈杂的声响落入耳中,尹柯在神志不清中莫名感受到了清晰入骨的心痛。
            
             ——我是人类,不是AI。
            
             看似冷静的话语,却夹杂着只有谌浩轩能听出的崩溃。
            
             ——常安,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其实是个人见人厌的怪物?
            
             ——常安,不要出去!嘶......
            
             腰部一阵酸痛,不知是现实中尹柯的伤,还是残影中曾经的缱绻。
            
             视线终于清晰了几分,尹柯看到谌浩轩脱力地跌坐在华丽而柔软的地毯上,一向冰冷的脸上只剩慌乱,修长的手努力抓向夏常安的衣角却依旧落空。
            
             ——夏常安!
            
             不知是过了多久,大门”砰——“地一声又关上了。
            
             谌浩轩猛地抬头,落入视线的却是隋玉急切的脸:“不好了浩轩!常安救了他爸妈后被AI局的人电伤了,现在电量已经快耗尽了!!!”
            
             原来还带着一丝希冀的目光,瞬间碎成千万片,再也寻不回。
            
             谌浩轩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向门外冲去。
            
            
            
           到夏常安家的时候,谌浩轩几乎不敢进去。
          
           他怕,怕一进去听到的是夏父夏母的哭声,怕看到的是闭上的眼,怕触到的是冰冷的身体。
          
           ——浩轩。
          
           夏常安的声音响起,疲惫而温柔。
          
           谌浩轩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走了进去。
          
           沙发上,夏常安合着眼静静躺在沙发上,面色苍白,毫无生气。若不是刚才的那一声熟悉的呼唤,他几乎要怀疑夏常安已经……
          
         谌浩轩把那该死的念头甩出脑海,试探着开口:
           ——常安?
          
           ——我在。
          
           夏常安慢慢睁开眼,望着谌浩轩的目光深刻得仿佛要将他的模样刻入记忆里。
          
           你没事吧?你怎么样?还有救吗?这样的话谌浩轩不想问也不想知道,尽管夏母压抑的哭声已经告诉了他答案。话梗在了喉咙口,胸口一阵阵发闷。
            
             ——浩轩,抱歉,我没办法陪你了。
            
             那一瞬间,谌浩轩强行稳住的情绪彻底爆发,然后他仿佛流尽了这辈子的眼泪。
            
             还有那么多话来不及说,那么多事来不及做。他们曾以为可以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很长,长得像一生,却未料转眼便到了尽头。
            
             ——别哭。
            
             夏常安温和地看着谌浩轩,想伸手为他拭泪,或是抬手揉揉他柔软的发,但又怕简单的动作会耗尽所剩的电量。
            
             他还想再看看他。
            
             ——其实常安,有句话我想说很久了。
            
             谌浩轩抬起头,嘴角浅浅梨涡宛如昨日,令夏常安不由得一怔。
            
             ——我想谢谢你。
            
             他继续道。
            
             ——谢谢你来过,谢谢你那么懂我。
            
             ——你知道吗,在整个世界上,你是最懂我的人。
            
             ——虽然没有说,但有你在身边我就很心安。
            
             ——夏常安,我喜欢你。
            
             喜欢了,很久很久。
            
             喜欢得,很深很深。
            
             夏常安心中一痛,却听谌浩轩继续道:
            
             ——常安,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要考AI专业,你不是说我天赋很高吗?
            
             ——所以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对吧。
            
             最后两个字很轻很轻,并不像是疑问。
            
             ——浩轩,不要因为我耽误了自己。
            
             夏常安却摇了摇头。
            
             就算没有AI的事,他们真的就会被祝福么?
            
             ——这不是耽误。
            
             ——因为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
            
             谌浩轩曾看到过一个词,叫一期一会,是日本的茶道用语。
            
             一期一会,他曾以为是“每一次相会都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意思,但后来夏常安却眉眼弯弯地指出,一期一会指的不是缘分的易逝,而是相遇的可贵。
            
             珍惜每一次的见面,把握每一段感情。
            
             所以谌浩轩不想错过。
            
             因为他知道——
            
             在整个世界上,谌浩轩非夏常安不可。
            
             在谌浩轩眼中,除了夏常安,再无其他。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