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13-14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13】

  意料之中地看到尹柯无可奈何地将书包塞进邬童柜子里的角落,邬童心情大好。

  有些想翻开他的书包看看尹柯现在的习惯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但又觉得太越矩。

  想关心,又怕被拒绝伤自尊,所以像现在这样不亲密不疏离已是恰到好处。

  就像一层蒙了那么多年的窗户纸,不想再次捅破得彻底。

  算了。

  这样就好。

  即使他看到尹柯被伤害恨不得找出那个人揍一顿,但他明白——

  尹柯从不需要别人保护。

  他需要的,是一个懂他的人。

  所以尹柯可以解决的事,就不要插一脚,除非尹柯真的无能为力。而邬童现在要做的,就是陪伴,顺便观察情况并暗中相助。

  邬童是最懂他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尹柯温柔下的倔强。

  邬童和尹柯一向是心有灵犀。邬童想让尹柯自己处理,尹柯自然也不会拂了他的好意。而现在即使有线索,也不一定能找到那个人,除非那个人还会行动。

  所以,他现在只有等。

  “尹柯,你到底得罪谁了啊……”班小松后怕地看着尹柯。

  “听说虚伪的人仇人都特别多。”邬童的毒舌永远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尹柯淡漠的眉眼中毫无痕迹地流露出一点笑意,转过头毫不客气地还击:“听说脾气不好的人仇人也特别多。”

  班小松忍着笑,看向斗嘴的两人,在发现两人都不是认真吵架且都眉眼含笑时,缩了缩脖子,望向前面空荡荡的栗梓的座位,沉默了。

  栗梓啊……你怎么就病假了啊……

  班小松欲哭无泪地趴在桌子上。

  这俩人,该是一对啊!

  可惜……

  想起尹柯的事情,班小松神情突然难得地凝重了起来,心情也跌到了谷底。望向关系终于缓和的两人,却又不忍心打破。

  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尹柯……真的不在乎吗?

  还是说,他有自己的打算?

  毫无察觉的尹柯收回视线,感受到班小松担忧的视线后抿抿唇,回应了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两个梨涡晃呀晃。

  “喂,”一旁邬童莫名不爽,于是起身走到两人中间的走道里悄声问尹柯,“今晚来学校吗?”

  尹柯“嗯”了一声。

  邬童点头,但不免担心:“但是你妈……”
 
  “翻窗。”尹柯狡黠地抬头一笑,就像曾经的那个叱咤风云的王牌捕手一样。
 
  邬童一怔,班小松却又不知从哪儿钻了过来:“诶,你俩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邬童一句“没什么”险些脱口而出,但这次打断他的却是尹柯:“回去微信里说。”

  在这里说会被那个人听到。

  班小松虽好奇,但也清楚尹柯私底下说一不二的性格,于是也就没有纠缠,倒是邬童不满地皱起眉来:“你什么时候又能用手机了?”

  “特殊情况。”尹柯轻轻一笑,眼底微光和嘴角梨涡都那么温暖,“再说放的位置就没变过。”

  就像窗户从来就没被装上保险锁过一样。
 
  本还想调侃几句的邬童望着那久违的笑容,喉咙口的话语还是堵了回去,化为唇角的淡淡笑意。

  当天晚上,尹柯又一次成功翻窗,一路小跑到了学校,见两人都已经等在那里了,便知道邬童下一句一定是怼他的。

  果然:“某人还真是爱迟到啊。”只是语气比想象中的温柔许多,尹柯抬头,看到那双桃花眼在夜里潋滟,柔和的光晕就和从前一样,似乎邬童心情很好。

  不知不觉,他们都开始用以前的态度对待对方了。

  微微一笑,尹柯破天荒地没有怼回去,一句“快进去吧”后就率先进入校门,留下邬童眉眼含笑,班小松欲言又止。

                【14】

  手电筒微弱的光线落在校园黑暗的角落,空旷的走廊尽头隐隐约约落着若有若无的月光,配合着死一样的寂静颇有几分恐怖小说的意味。尹柯算是有些理解了,为什么那些灵异故事大多都发生在校园。

  而班小松显然没有两人的胆量,看着大步流星的两人,腿有些抖,只能咬着牙跟上,嘴里碎碎念着:“你们说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来啊,再说了万一遇上鬼怎么办!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之前听说……”

  “你要是怕就回去。”邬童头也不回。

  尹柯则是好脾气地解释:“没办法,那个人只会在晚上出现。”

  “为什么?”班小松瞪大了眼睛。

  听着班小松一嗓子下来走廊里几乎有了回声,邬童额上青筋暴起:“你小点声!”

  班小松反应过来,立刻捂住嘴,小心翼翼地望向四周,见没什么动静才松了一口气。

  尹柯则颇为耐心地解释:“柜子里的颜料是干的,他又不可能在早上这么做,所以就只能是前一天晚上了。”

  “而今天他显然没有尽兴,因为尹柯看上去根本就不在乎,所以这两天一定还会行动。”邬童默契地接话,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勾起了嘴角。

  班小松会意地点点头,只是看着似乎又亲密无间的两人,总有种融不进去的错觉。

  尽管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图形。

  夜晚有些凉意的空气很快又沉静下来,三人默不作声地走着路,班小松难得漾起的情绪也转瞬间就平复了下来。

  然而这也有不好的地方。

  比如班小松又开始发抖的腿和慌乱的心跳。

  班小松想了想,比起被坏脾气的邬童骂,缓解情绪显然要重要得多,于是他又打算开口,只是原本盘算过的话语在出口的刹那都化为:“啊——!!!”

  邬童这次真的火了,差点就气得扔了手电筒:“不是说了小声点吗!这下人都给你吓跑了!”

  尹柯连忙拉住邬童,然后冷静地问班小松:“小松,出什么事了吗?”

  班小松几乎惊吓得跳了起来,指着一个角落大喊:“你们看啊!有小孩子的手印!!!真的是鬼啊!”

  邬童耐着性子将信将疑地将手电筒照向那个角落,雪白的墙壁上赫然是一只血红的手印。尹柯走上前,蹲下看了看,松了一口气:“没事,颜料而已。”

  邬童翻了个白眼,显然不想再说什么了,丢下一句“别大惊小怪”就往前走,脚步却戛然而止。

  “怎么了?”尹柯疑惑地问。

  “有鬼......”邬童一向低而稳的声线竟能清晰地让人发现其间的颤抖。

  尹柯好笑又无奈地走上前:“你怎么也......”然而话语却如邬童一样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班小松凑上前,脚步猛地顿住。

  阴暗的走廊尽头仅落下一缕惨白的月光,一袭红衣的女孩站在光线里,看不清面容,只看得见那一头如绸乌发毫无束缚地披散在肩头。

  然后,她向他们慢慢地招了招手。

  班小松瞪大了眼睛,尖叫险些脱口而出,却被一前一后两只手捂在了嘴上,将尖叫死死塞回口中。

  尹柯的手虽在幼时训练了很久棒球,但自初三以来便没再碰过棒球,只是常常画画,因而手上并没有什么老茧,反而纤长白皙又柔软,毫不逊色于女孩子的手。邬童曾经下意识地想触碰这双手,但总觉得不合适,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此刻夙愿得偿,却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反倒是尹柯,呼吸一窒。

  班小松几乎喘不过气来,看着两人死命点头,这才解救了自己的嘴。

  而当三人再次望过去时——

  “啊——!!!”

  尖叫声在走廊回响,分不清是谁的声音。

  疯狂地在楼梯奔跑了许久,终于到了校门外。邬童和班小松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被吓得够呛。

  “鬼啊!真的有鬼啊!”班小松狼哭鬼嚎。

  邬童被他这么一喊,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于是恼羞成怒道:“哪来什么鬼!一定是有人扮的!”

  班小松不服气:“有本事你回去啊!”

  邬童死要面子:“回就回!尹柯,我——”原本尹柯站的地方已是空无一人。

  “尹柯呢?”班小松急了。

  “你先走,我再回去找找!”话音未落,邬童便又冲回了学校里。

  “邬童!”

 

  此刻阴暗的走廊里,尹柯脱力地瘫倒在角落,残影止不住地在眼前闪过。

  ——浩轩,多谢你教我凯撒密码啊!

  夏常安笑得虎牙着凉。

  谌浩轩却只是抿抿嘴唇,或许常人看来是不在乎,但夏常安却明白,那是他害羞了。

  本来该是十分温馨的场景,但尹柯却无心探究这个问题。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不祥的预感在心底升腾。

  在尹柯看不见的角落,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而画面里,谌浩轩打开自己的柜子,里面却安静地躺着一封信。

  尹柯心里咯噔一下。

  夏常安却毫无察觉地开玩笑:

  ——女生给的情书?拆开看看吧,我还没看过情书呢。

  谌浩轩向来不管这些事,但既然夏常安想看,那他就拆。但信里的内容并不是告白,而是——

  谌浩轩同学,我们学校不需要AI!所以请你离开!

  两人都愣了一下,谌浩轩一脸无所谓,而夏常安的脸却瞬间黑了下来。

  ——走!跟我去找老师!

  夏常安压抑着怒气扯着谌浩轩向门口走去。

  ——为什么?

  谌浩轩显然有些不解,别人的想法不理就好了,为什么要因为这个生气呢?

  他们不是妈妈,也......

  不是夏常安啊。

  ——他们太过分了!

  夏常安咬牙切齿。

  ——你不应该先问我是不是AI吗?

  夏常安这个人,谌浩轩从来看不懂。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连跑步速度都喜欢比,为什么喜欢多管闲事,为什么会在样品爆炸时把他拉在身后,又为什么为他一次次出头。

  ——为什么?

  简单的三个字,复杂的含义,幸而夏常安可以懂。

  谌浩轩看到那双桃花眼里的盛怒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最熟悉的温和笑意。

  ——因为......

  画面外的尹柯震惊地望着那一幕,脸颊不合时宜地发烫。而那些清晰的画面,却在下一秒模糊,然后撕裂成了无数残片。

  终于清晰的视线里,尹柯看着宁静而漆黑的夜空,漂亮的琉璃目里却划过一道银白的光线。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