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景晨】钟情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灯光明亮的舞室里,少年随乐而舞的动作干净利落又自带风采,扬起的短发下一双清澈的眼眸中映出点点微光。

  黄景行面无表情地看着,转头对一旁坐着的同事说:“就他了。”

  从那一天起,钟晨成了黄景行的徒弟。

  钟晨比想象中更聪明好学,黄景行觉得自己可能都比不上他的这种天赋。

  璞玉需要雕琢,他愿意成为那把刀具。

  所以上课时无论压腿还是纠正动作,黄景行从来没有手软过,哪怕他看到了他微红的眼眶,顶多只是在课后买些吃的安慰,而钟晨看上去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还是细心地定时给偶尔忘记去药房的师父买药,自以为秘密地照顾着知晓一切的黄景行,但在真正碰面时又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黄景行渐渐习惯了这种实际上并不需要的照顾,以至于当钟晨每年回家的时候他都会忘记带药。

  又一次摔倒在地上时,黄景行后背一阵疼痛,几乎没能爬起来。

  门口突然亮起灯光,然后传来钟晨惊愕的声音:“师父?!”

  手臂传来熟悉的温度,然后他听到药瓶被打开的声音,接着后腰一阵冰凉。

  “怎么回来了?”黄景行没有拒绝小徒弟给予的特殊待遇,只是这么问。

  钟晨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不小心误了航班,改签后明天才走,所以想再来练练舞……”

  黄景行赞许地点点头。

  处理完伤,已经快大半夜了。想来是练不了舞了,于是钟晨问:“师父,要吃夜宵吗?”

  “好。”黄景行从未拒绝过钟晨。

  毫无疑问,夜宵总是街边的小吃。两人找了家店点了菜后坐在外面,百无聊赖地干坐着。

  “钟晨……”黄景行看着他,最终还是问出了在唇齿间徘徊许久的问题,“你是不是很怕我?”

  “其实……其实师父人很好……”

  “说实话,我有时候是不是很难相处?”看到钟晨想要反驳什么,黄景行又添了一句,“比如上课时,是不是很吓人?”

  钟晨攥着衣角:“有……有一点点。”

  “那下课后呢?”

  钟晨想了想,摇摇头。

  “你不用那么看重师徒的名号的,可以像亮亮和韩宇一样……很多事情,你可以告诉我。”黄景行看着他,“还有,上课时如果强度太大受不住,直接说出来。”

  不料钟晨听到后一句就急了:“没关系的,我可以接受!”
 
  黄景行叹了口气,真是后悔提了跳舞的事。

  本以为这次的谈话会以无果告终,没想到钟晨在北京比赛时,敲响了裁判宿舍的门。

  打开门时,说不惊讶是假的,但看着一脸紧张的徒弟,黄景行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我……”钟晨咽了咽口水,“我有点腰疼,然后没带药……”

  黄景行皱皱眉,拉他进来,关上门,然后从药箱里翻出几瓶药。

  钟晨想要接过来,黄景行却一指床边:“坐下。”

  钟晨连连摇头:“没事的师父,我自己可……”

  “坐。”不容拒绝的语气。

  风水轮流转。

  看到委屈又有些惶恐的徒弟乖乖坐下,黄景行才打开药瓶,撩起钟晨后腰的衣服。当那截白皙细长的腰落入眼帘时,他终于有些后悔了。

  用力闭了闭眼,感觉那团火渐渐平息了,黄景行舒了口气,抹上药轻轻揉着。

  沉默中,钟晨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过了会儿闷闷地开口说:“谢谢师父。”

  “比赛前夜不要练太过,伤到了很容易影响第二天的比赛。”

  钟晨点点头。

  送走徒弟时,黄景行添了一句:“明天……”
 
  “加油。”

  钟晨一愣,开心地笑着说:“我会的,谢谢师父。”
 
  光线昏暗的走廊里,走路声减小了。黄景行弯了嘴角,轻轻关上门。

  灯光落在身上时,钟晨眼前突然浮现出黄景行的影子。

  他说:钟晨,加油。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跳起黄景行教他的舞步。

  “那是你徒弟?”身边的同行问黄景行。

  因为徒弟没有被腰伤影响而放松下来的黄景行心情颇好地点头。

  “真不愧是大神的徒弟啊。”同行叹息,“真是羡慕,你说要是我是你徒弟,现在是不是也成神了?”

  “他自己努力,和我没多大关系。”黄景行笑着回答。

  钟晨下台时,下意识地望向黄景行,目光依旧是紧张的。

  “很棒。”黄景行拍拍他的肩。

  钟晨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怎么了?”黄景行觉得奇怪。

  “没有……”钟晨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师父您第一次夸我呢。”

  黄景行难得地愣住了。

  “那个,师父,其实我一直很想和您说声谢谢。”钟晨挠挠头,“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收我为徒,但是这段时间我进步很大,真的很谢谢您……”

  黄景行静静看着他,缓缓道:“是我才对。”

  “啊?”

  “是我谢谢你才对。”黄景行弯唇笑着,看到小徒弟受宠若惊的表情,继续道,“说实话,可以成为你师父,我也很荣幸。”

  钟晨惊慌地摇摇头,刚想反驳,就听黄景行问:“钟晨,我对你来说,是什么?”

  钟晨认真想着:“师父,老师,大哥哥……”

  黄景行饶有兴趣地望着他:“还有吗?”

  黄景行的目光清澈而易辨其情绪,钟晨在察觉到其间情愫时怔住了:“师父……”

  “你来之后,我更像个人了,而不是他们说的神。”黄景行一字一句,低头对着钟晨说,“我突然发现了对我来说和舞蹈一样热爱……不,或许更爱的……”

  钟晨惊讶地抬头。

  “感谢你出现了,钟晨。”黄景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便利贴,是钟晨之前不小心从钱包落在药袋子里的。

  ——很幸运能遇到师父,我一定要追上你!

  钟晨脸瞬间爆红。

  “其实我也一样。”夕阳下,黄景行轮廓柔和,眼眸却明亮,正如他在钟晨梦中的样子,让他欣慰得想哭。

  钟晨轻轻合上眼。

  得到许可后,黄景行的手按上他后脑柔软的黑发,有些冰冷干燥的薄唇缓缓印上他的唇。钟晨努力回应着,伸手抱住朝思暮想的人。

  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