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亮宇】Weakness

  那场雨,彻夜未停。

  一扇窗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外面雨声滴滴答答,热闹得像一场不需要他的盛宴,而里面却弥漫着淡淡的酒气和雨丝特有的清冷。

  即使隔着窗,也依然感受得到。

  就像那些人的嘲笑和指责,不是关机、躲在家里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

  曾经装满了酒液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地,韩宇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借着酒意才勉强睡着了一会儿。

  窗外雨依旧下着,没有停歇。

  韩宇睁着一双微红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他想,雨不会累吗?

  门铃声突兀地响起,打破了清早的宁静。

  八成又是一个来兴师问罪的。

  韩宇没有起身,等着门外人扫兴而归。

  然而那人却并没有离开,反而更卖力地按起了门铃,叮叮咚咚吵个不停。

  韩宇捂着耳朵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最后终于受不了地朝门外吼:“你他妈能不能消停会儿——”

  门外没了声音。

  韩宇舒了口气,听到窗外雨声渐渐小了,似乎是雨停了。

  墙上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11,而他还没有吃早饭。

  正好省一顿饭,反正钱也不多了。

  韩宇这么安慰自己,缓缓起身。胃部有些疼痛,似乎是因为这毫无规律的作息,又似乎只是心脏承受不住的打击转移到了其他部位。

  他趴在门上听了听,外面没有一点声音,于是用力拧开门把锁,打开门。

  下一秒,韩宇僵在了原地。

  “你···你······”韩宇语无伦次地指着来人说不出来,半晌才憋出一句,“你怎么在这儿?”

  胡浩亮拎着一包小龙虾和热干面,抬手轻轻揉揉小徒弟乱成一团的头发,说:“赶紧吃,不然凉了。”

  餐桌上,胡浩亮剥着虾放到韩宇碗里,而后者几乎要把脸埋到碗里了。

  “来的时候在街上买的,没有武汉的正宗,将就一下吧。”胡浩亮望着韩宇笑,却出乎韩宇意料地没有提那件事。

  韩宇心虚地“嗯”了一声,不敢多说话。

  “这几天我在上海有个比赛要裁判,你和我一起去。”

  韩宇却终于沉不住气了:“哥,你不是不知道我现在什么情况。这个时候带我去,你······”

  “别想那么多,你是我徒弟,我当然要护你。”胡浩亮板着脸。

  就算和整个街舞圈作对,也在所不惜。

  韩宇不说话了,放下筷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韩宇?”胡浩亮见他反应不对劲,脱下手套凑过去看。

  “亮哥,”韩宇抬起头看着他,表情出奇的平静,眼眶却通红,“别再管我了。他们不都说我忘恩负义吗?你也不怕我反咬你一口?”

  “不可能。”下意识地反驳,胡浩亮气急地敲了敲他的脑袋,“你当我瞎呀?什么人都收来当徒弟?你什么人我不清楚?”

  沉默又一次来临,气氛渐渐凝重,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胡浩亮皱眉。

  不该是这样的。

  他的小徒弟应该站在领奖台最高的位置,笑得张扬、桀骜且嚣张,就像小太阳一样耀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

  他当初不该放手让他走的,他该一直把他圈在身边护着的。

  半晌,韩宇闷闷地开口:“我中午想吃饺子,西街最后一家的。”

  胡浩亮松了口气,轻轻揉揉他的脑袋,说了声“好”。

尽管胡浩亮下意识感觉哪里不对,却也没有深究。

然而中午时——

早上就不该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

胡浩亮咬牙切齿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出租屋,把手里的饺子往餐桌上一扔,看到桌上那一张信封也没有碰,转身往外跑。

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连师父都敢骗的死小孩!

叶正,阳阳,阿伟,甚至到石头······没有一个人知道韩宇去了哪里,即使电话里的声音充满安慰之意也丝毫不能使胡浩亮平静下来。

反观另一个当事人,此刻倒是岁月静好——

怎么可能!

韩宇在离家最远的一家小酒店里,发现自己没带多少钱。

酒是别想了,舞是没心情跳了,那么简陋的房间里也没有电脑电视机,只好试探性地打开手机。

不料一打开就发现微信消息达到了99+。想想不大对,明明该拉黑的都拉黑了,怎么还有这么多?

没想到发来的都是至交,还居然都是关于亮亮的事儿。

阿伟:少爷你看到亮亮了吗?

叶正:你们哥俩真行,你知道吗?亮神翘了决赛去上海找你了!!!

石头:亮亮在你那儿吗?

······

韩宇脑子一阵发懵,然后绝望地惨叫了一声跳起来:“胡浩亮你个傻子!!!”

竟然连决赛都翘了?那个比赛含金量特别高的啊!而且是国际比赛啊!

这下圈里圈外指不定有多少人骂他呢!

韩宇越想越气,跳回床上狠狠锤着床板撒气,想想还不够,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我说你是不是傻了啊?竟然把决赛给翘了?!”

那边却没有声音。

韩宇皱眉,突然想起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一拍自己又短路的脑袋,来不及后悔直接想要挂电话。

“下楼。”那边传来淡淡两个字。

韩宇一僵:“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赶紧下来。”语气虽不善,却也没有怒到挂断电话。

他从来没有挂过他电话,而他却一次次恃宠而骄。

韩宇鼻子一酸,没有反应。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他深呼吸了几次,走向门口,却没有开门:“亮哥,你听我说。”

“我十三岁的时候你收我为徒,教我跳舞,哪怕开始那么笨也不会不耐烦,还一直照顾我家里。”顿了顿,韩宇笑了出来,眼眶却是红的,“人家徒弟都是孝敬师父,到我俩却是反的。”

“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为我自毁前途。”止不住的哽咽几乎让他说不出话,但韩宇只是一抹眼泪,咬牙继续道,“你就当······”

你就当,没有收过我这个徒弟吧。

然而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怎么舍得抛弃这段师徒情分,他怎么舍得离开亮亮。

但是,他别无选择。

电话里沉默良久,响起了胡浩亮低低的声音:“你一直觉得是自己依赖我是吗?”

韩宇下意识地点头,想起亮亮看不到后想说些什么,但外面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其实明明是我需要你。”

“韩宇,我需要你。”

淡淡的一句话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如同给了他当头一棒,韩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激动到发颤的手指却透露了真实想法。

“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知道吗?”

“比赛结束后,其他人拥抱的只是冠军,但每次你都只为我欢呼。”胡浩亮轻轻笑了,“所以我要拿冠军,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你。”

“所以你觉得冠军和你哪个重要?”

韩宇哑然无声,早已被伤到麻木的心脏酸涩中涌入久违的喜悦,几乎使那双曾亮如星辰的眼眸中又燃起火光。

答案呼之欲出。

“回来吧,想跳舞的话我们一起跳,不想跳舞的话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哥哥就是你的靠山。大不了一切从头开始,那也没什么。”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他没有听到韩宇的回答,门把手转开的声音却如约响起。

如胡浩亮所料,韩宇最终还是重回巅峰,夺下了冠军,获得一众人的认可。

那时灯光耀眼,台上的他却更明亮,在众人的拥抱和台下欢呼声中笑得明媚,就如少年时一样。

他抱着他,看到他孩子般的笑容,轻轻弯了嘴角。

“还好有你这个靠山,不然我得多走多少年啊。”之后的一次闲聊中,韩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所以说,亮亮你可千万别倒了,不然我也得跟着倒。”

“倒不了,”胡浩亮笑着捏他的包子脸,“起码护你一辈子还是可以做到的。”

怎么会倒呢?

现在你就在我身边啊。

毕竟——

你是我唯一的弱点。

评论(2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