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景晨】 命中注定

      
    0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1
  我觉得,新来的同事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叫钟晨,是我们这儿才来了不到一个月的老师。但是我一直很奇怪,他这样的天才怎么会来我们这个小城市当舞蹈老师呢?

  这成为了我们私下聊天常常讨论的话题,却依旧找不出答案,也没有人敢直接问,于是只能当做无解之谜。

  直到一次聚餐,我们几个老师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瓶子咕噜噜转着,终于不负众望地对向了他。

  立刻就有人起哄了:“钟老师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然而钟晨却怔怔地看着那个瓶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我赶紧用胳膊轻轻撞了撞他,他回过神来抱歉地笑笑,说:“那就真心话吧。”

  于是有个刚来不久的女老师问:“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其他人纷纷抱怨这个问题太简单,表示下次一定要来个送命题。

  但钟晨却没有回答,只是将酒杯里高浓度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移开到处乱瞟的目光笑着说:“我不信。”

  明亮的灯光映在他漆黑的眼眸中形成破碎的光点,这一刻我想到的不是夜空中的星子,而是摔碎后的玻璃渣子。

  仿佛看一眼就能在心里剐上一下,痛得难以忘怀。

  游戏还在继续,但我却在想:

  那双眼睛笑起来一定很好看吧?

  如果不是假笑的话。

 

  2

  在听说黄景行要来这个城市时,钟晨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水杯顿时摔在地上。

  还好不是玻璃做的。钟晨庆幸着。

  “没事吧?”同事关心地问。

  钟晨摇摇头,回以感激的笑容。

  “不过听说他还可能来我们舞社呢。”

  “啪!”

  水杯又一次遭了殃,捡起来时钟晨发现杯盖上硬生生瘪下去了一块。

  但这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要来了。

  手指紧张地攥着水杯,几乎发了白。

  3

  黄景行的小徒弟丢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杨文昊不以为然:“钟晨?他怎么可能跑了!别开玩笑了。”
 
  黄景行头疼地揉揉太阳穴,这事儿要真是玩笑就好了。可惜不是,还十分不好解决。而罪魁祸首显然是黄景行本人:“之前《这就是街舞》录制结束后不是都喝醉了吗?他送我回去,结果······”话到嘴边还是难以启齿,尽管是圈里公认的糟糠之妻,也难免有些尴尬:“我跟他,做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晌。然后杨文昊看似冷静实则声线颤抖地对另一个人说:“Zakiya,你掐掐我的脸。”

  一脸懵逼的王子奇照做了,但还是收了点力,怕真的弄伤了他。

  杨文昊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可以放手了。”然后揉揉红了的脸颊,对着电话说:“黄景行,那可是你徒弟。”说完觉得不大对,毕竟整个圈子都在萌的一对也是师徒关系,就补了一句:“你不会对他来硬的了吧?”

  “我不记得了。”

  仔细想想,小徒弟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显然没有自己那么丰富的恋爱经验,对那种事情八成也是一窍不通的。说到底掌握主动权的是自己,有没有来硬的真不好说。

  杨文昊噎了一下:“这也能忘?”转而想起更重要的事,便正色道:“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干了?”

  那边没了声息。

 

  4

  钟晨下课后常常会在舞室练舞,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往往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开着音乐,调整着动作,对外面的世界充耳不闻,就连错过公交车也不在乎。

  大不了走回去嘛。

  其他老师对这种勤奋自愧不如,却不知道钟晨只是想逃避。但他发现没有用,他的每个动作里都有黄景行的影子,他是黄景行教出来的,他是他的徒弟。

  但就在一个月前,他和他师父······

  心一乱,舞步也乱了。

  熟悉的声线突然响起:“我不在的这些时间里,你退步了多少?”

  与记忆中一样地严厉。

  钟晨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腿也软了,想跑都跑不了,更何况那人就站在门口。

  五米。

  四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见那人脸上阴晴不定,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钟晨自觉地往后退,黄景行却抬起了手。

  完了,师父不会要打死我吧?钟晨条件反射地闭上眼,不敢躲,只能祈祷自己以后还能跳舞。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然后发间感受到了柔和的温度。

  钟晨惊讶地睁开眼,发现那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头部传来力量将自己往前按,柔软的薄唇印在自己唇上。熟悉的触感唤起了那一晚的记忆,钟晨吓得推开黄景行,绕过去就跑。

  黄景行也没拦着,悠哉悠哉地跟着走出了舞室。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算不上大但也绝对不小,滴滴答答得就像数着快节奏的拍子。

  钟晨想了想,还是决定冒雨跑回去,结果被沉着脸的黄景行一把拎了回来:“你是想感冒发烧吗?” 

  下意识地摇头,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坐到了黄景行车上。

  门“砰”地一关,小空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安静得有些诡异了。

  黄景行默不作声地开着车,车轮在水泊中溅起两串水花,微微模糊了窗外的景象。

  钟晨思索着要不要开口说什么,又想起自己和师父现在这难以言喻的关系,最后还是闭了嘴。

  “有喜欢的人了吗?”黄景行冷不丁来了句。

  钟晨身子一僵,转头望向面无表情专心开车的黄景行,纠结地抓着衣角,不知道说什么。

  黄景行依旧没有转头看他:“如果有,是我吗?”

  钟晨几乎要把眼睛瞪出来了,想说什么但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如果是,那么我告诉你。”黄景行突然踩了刹车,车轮与路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前面赫然是红色的灯光,“那一晚,不是纯粹的意外。”

  “什么意思?”良久,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声线却依旧颤抖着。

  “我说——”街舞圈的大魔王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用自己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望着呆若木鸡的小徒弟,“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认定你了。”

  认定了,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其实······”钟晨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不相信命中注定。”之后看到师父刀子般的眼神后闭上眼睛鼓起勇气说:“直到我开始学舞的那天。”

  直到钟晨遇到黄景行。

  黄景行一愣,笑了起来,心满意足地踩下油门。

  钟晨忍不住提醒:“开错路了吧?”

  “哪里错了?”黄景行心情愉悦地看着小徒弟想说又不敢说的表情,开口道,“钟晨。”

  “啊?”

  “不准再离家出走了。”

  钟晨想说“我没有离家出走”,但还是没胆子忤逆师父,于是“嗯”了一声,问:“那现在是要去哪?”

  “还能去哪?”黄景行笑了,“回你那个出租屋吗?”

  钟晨摇摇头,试探地问:“所以是——?”

             5

  钟晨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雨天一片阴霾,而那个宛如神明的人泰然自若地靠在椅背上,淡淡地说:

  “钟晨······”

  “跟我回家。”

       

           完

   (希望,希望没有让你们太失望……)

评论(1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