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亮宇】 Only You


   由限定首尾的小测试衍生,“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开头,“Yes,I do.”结尾,以下正文: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不存在的哈哈,我和我们家亮哥怎么可能吵架呢?冷战最多五分钟!

  韩宇看着当时那条朋友圈下面亮亮回的一个爱心和被骗后纷纷表示受不了要删好友的其他好友留言,只觉得有种一语成谶的讽刺。

他点了点红色的删除二字,屏幕上出现的“确定删除吗”的提示,最后还是没出息地点了取消。

  就像他无数次想向自己的师父兼哥哥坦露心迹却最终每次都在那人温和而平静的目光中闭嘴。

  他问自己,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说起来,那根本不算吵架,只不过是单方面严厉了些的劝告和单方面的反抗。

  韩宇选择去娱乐圈闯闯,而胡浩亮并不支持。

  韩宇记得自己当成哥哥的人在电话里声线依旧是缱绻好听的,只是这次带着淡淡的愠怒和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说:“娱乐圈是什么地方?那里根本不适合你。”

  然后又补了一句:“我支持你去上海,不是为了让你去追名逐利的,难道你真的不想跳舞了?”

  韩宇头一回反驳了自己敬重的师父:“我不是不想跳舞了,但是我也只是想试试啊!”

  那边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

  韩宇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试探道:“亮哥?”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说完胡浩亮就挂断了电话。

  韩宇觉得心猛地疼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又让师父失望了。

  可是那时二十岁一腔热血的少年行事的作风永远是不管不顾,只知道向前冲。

  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亮亮师父会原谅他的。

  直到后来CASTER公布永不录用自己的申明。

  那些曾经像自己伸出橄榄枝的同行们约好一般微博取关,删除好友,更别提请他去当老师了。

  韩宇瘫在出租屋的地板上,手机在旁边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微信上只有叶正等人焦急地前来询问,却没有胡浩亮。

  哪怕“亮亮”两个字已经置顶,却依然没有小红点,安静得让韩宇想起那天挂电话前那阵诡异的寂静。

  他突然发现师父是对的,自己其实才是错的那个,还一手毁了自己的前途和师父的苦心。他觉得亮亮就算是真的不要自己了,和自己保持距离,也完全合情合理,他完全不会指责——

  才怪。

  他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他的亮亮师父怎么可以不要他。

  韩宇突然很想回武汉,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城市,回家去,找到师父一起好好练舞,就像以前一样。

  可是他不能。他不想承受那些人的嘲笑和唾弃吗。他不甘心。

  更重要的是,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依旧无法接受亮亮也离开他的结局。

  永远不行。

  手机铃兀地响了。

  手机屏幕上“亮亮”两个字在这一刻却灼热得烫手,韩宇慌乱地拿着手机,想接又不敢接。但铃声响了一阵还是停了,房间又一次安静得可怕。

  之后再也没响。

  韩宇仿佛听到以前嚣张的自己说,哈,你的亮亮终于不要你了。最后他抱住了自己,忍不住低声呜咽,如同潦落的困兽。

  不知过了多久,传来了毫无节奏的敲门声,声响大得像来催命的鬼。

  韩宇埋在臂间想,催命就催命吧,只要不是那个房东来赶自己走就好。

  一道熟悉的声音却透过房门格外清晰地落入耳中:“韩宇!”

  几乎是瞬间,韩宇猛地抬起头。

  夜风很凉,吹得路灯淡黄的光芒都褪去了原有的暖意。大桥下,水波涌动,银光点点,从上往下看却是一片黑暗,如同一个无底的深渊。

  “还是武汉的江好。”胡浩亮靠在大桥边的栏杆上,喝着罐装啤酒,目光落在水面上,没有看韩宇。

  韩宇不敢看他的表情,又想看看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小口地喝着师父同款啤酒,含糊地“嗯”了一声后,韩宇好不容易斗胆抬头看,却正好对上那双明亮眼睛。

  目光温和淡然,像极了韩宇第一次见到胡浩亮时的样子。

  还好还好,师父没有不要他。韩宇有些庆幸,但迅速躲开目光的小动作显然暴露了他不敢面对胡浩亮这个事实。

  胡浩亮哑然失笑,这个小徒弟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做错事情就不敢看他,到现在也是。自己好像没那么凶吧?

  “韩宇,抬头。”听到略带命令的话语,韩宇条件反射地照做,然后发现胡浩亮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面前。韩宇吓得退后一步,却被胡浩亮一把搂进怀里:“我这么可怕吗?嗯?”

  胡浩亮一向不喜欢过多的身体接触,即使这一条对韩宇除外,平时也都是韩宇主动,这些年来胡浩亮主动却是头一回。

  韩宇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立马摇头。

  胡浩亮看得直笑,揉揉他脑袋,然后缓缓开口问道:“还跳舞吗?”

  韩宇身子一僵,用力抱住他,终于止不住地发颤。

胡浩亮感觉衣服上湿了一块,也没有嫌弃,只是手臂收得更紧。

良久,他听到小徒弟委屈的声音:“哥,我好想回去跳舞。”

  小徒弟永远记得在异乡落魄时有个师父哥哥抱着自己,不管自己在KOD上封神夺冠,而他被整个圈子封杀,那么温柔地告诉他,我们回家。

  然后韩宇记得自己哽咽着说好,就像一个离家出走后决定回家的孩子。

  之后几年,他真的就一直跟着师父跳舞,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段日子,简单而快乐。

  韩宇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站回来,更相信胡浩亮承诺他的要帮他站到和自己一样的位置。

  直到韩宇迈入三十岁门槛的前一年,他们接受了一档街舞综艺节目的邀请。

  当年的事过了这么久,圈里已经没多少人还耿耿于怀,更何况韩宇先前本就是公认的团宠少爷,自带光环,在周围选手里好感度直线上升。

  只是苦了队友们每天吃着狗粮还要熬夜练舞,简直不能更惨。

  孙维君代表易燃装置全体成员发声了:“你们俩这一天天的狗粮是要撑死人啊?考虑一下队里两个未成年好吗?”

  旁边吃瓜的小队长和天赐小朋友一脸懵逼。

  土味情话高手胡浩亮面不改色地撩人:“没办法啊,我家宝宝那么可爱,我的眼里只有他。”

  易燃装置:······

  韩宇开心地蹦跶着满屋子乱窜。

  后来甚至在采访里,胡浩亮也笑着表示已经当了韩宇的女朋友十五年了。

  韩宇不解,他们到底算什么关系呢?

  只是他不敢问,也不想问,生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只能更加卖力地练舞,努力赢下一场场比赛,直到夺冠。

  那一刻他是懵的。

  这种感觉太久没有过了,久到他回忆不起来。他太久没有站上领奖台了。但是那时的心情却和过去一样,想的都是:

  亮亮在哪?

  而他的亮亮也没有人他失望,第一个冲上舞台紧紧抱住他。全场的欢呼声韩宇充耳不闻,他只听得见胡浩亮在耳边含着笑意的那一句——

“韩宇,你做到了。”

原来他一直记得。

在房间收拾东西时,韩宇有些心神不宁。他还是不明白亮亮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哪怕来个拒绝也好过现在这样不明不白。

所以他最后还是开口了:“亮亮,你知不知道杨文昊和王子奇在一起了。”

胡浩亮顿了顿,回道:“知道。”

韩宇听到这样的回答,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着问。

“所以呢?你希不希望明天街舞圈的新闻是我和你在一起?”胡浩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拉上行李箱的拉链。

韩宇觉得自己心跳停了。

空气瞬间凝固了。

另一个当事人却淡定地转过身,看着自家蠢萌的小徒弟,缓缓道:“如果你希望的话,可以。”

韩宇最不喜欢这种暧昧不明的回答,于是追问:“什么叫如果我希望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胡浩亮拖着行李箱走近,目光依旧明亮清澈。

“如果你不希望,我不介意再继续和你做师徒或兄弟。”

  “如果你希望,那再好不过。”

  胡浩亮轻笑。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陪你走了大半辈子了,以后我也会一直在。”

  韩宇一瞬间有种得偿所愿的恍惚,就像你为一个目标努力了很久,真正成真时却不敢相信的那种恍惚。

  头顶传来熟悉的温度。

  胡浩亮抬手揉揉他的脑袋:“同样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开个工作室自己创业,不愿意的话——”

  “我愿意!”顾不上这有些奇怪的回答,韩宇扑到胡浩亮怀里,感受到温暖包裹住了自己,安心得像永远不会坍塌的港湾。

  那人回抱住自己时,韩宇突然想起一句话:如果结局不好,那一定不是最终的结局。

  他等到了。

  他韩宇终于等到了最后的结局。

那一刻,阳光驱散了阴霾。

If I was the question,would you be the answer?
(如果我是问题,你会是我的答案吗?)

If I was the music,would you be the dancer?
(如果我是音乐,你会随乐起舞吗?)

If I was the student,would you be the teacher?
(如果我是学生,你会是我的老师吗?)

If I was the sinner,would you be the preacher?
(如果我是罪人,你会是我的牧师吗?)

Do you want to be my lover?
(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唇上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

如果是他的话——

Yes,I do.


  (忍不住感叹一下,胖宇和亮亮要开工作室了,终于要签下永远不走的合同啦,真的是比童话故事还完美的大结局啊!苦尽甘来了,真好❤)

评论(2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