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5-6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5】

     天色终于完全坠入黑暗。
    
     中加中学的操场还是过去的样子,只是没有了奔跑的他们。
    
     尹柯躺在草地上,轻轻合着眼,突然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微凉的风吹过,很舒适,催得人想进入梦乡。
    
     脚步声响起,节奏和力度都是熟悉的,然而尹柯却并不想睁开眼。
    
     细微的响动过后,身边多了一个人躺着。
    
     良久的寂静后,没等那人发问,尹柯就闭着眼开口道:”你为什么还要来?”
    
     为什么来月亮岛,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到他身边。
    
     邬童沉默了一下,反问道:“那你又为什么不肯跟我说清楚?”顿了顿。邬童低低地续道:“其实就算你还是不肯回来,我们也可以做兄弟的。”
    
     尹柯依旧不语。
    
     邬童见他这样的反应,面色一沉,冷哼了一声就要起身离开,却听身后淡淡的声音响起:”我初三的时候,我妈要我退出棒球队,准备出国留学。“
    
     邬童生生定住脚步,转过头:“那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我跟你一起出国不也可以?到时候再组一个棒球队就好了。"
    
     尹柯缓缓睁开眼,静静看着漆黑的夜空,深吸了口气,情绪才平复了些许。然后他扭头看着邬童,神色晦暗不明:“如果你和我一起去,你觉得我妈会同意我们在同一个高中吗?"
    
     什么意思?话到嘴边还未出口,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叫:“尹柯!”
    
     尹柯身子一僵,赶紧起身:“妈······”
    
     “你还记得我是你妈!”尹柯母亲狠狠瞪了他一眼,“跟我回去!”
    
     邬童皱眉:“阿姨,其实尹柯今天······”
    
     “邬童,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一句话堵住了邬童接下来的解释。
    
     邬童看着那道瘦弱却挺拔的背影跟着母亲渐行渐远,突然有种无力感。
    
     那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啪!“
    
     脸颊一阵疼痛,尹柯耳边嗡嗡作响,隐约听到父亲劝阻的声音和盛怒的母亲那一句:“你是不是还想加入棒球队去找邬童!”
    
     但他有的只是疑惑。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对邬童是什么感情?
    
     尹柯在记忆里搜刮着,终究是没有结果。
    
     虽然,他只是想陪着他,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直到躺在床上,尹柯还是没能想明白。
    
     对面墙上时钟隐在黑暗中,床头柜上亮着的数字钟表散发着幽幽的绿光,显示时间是11:58.

     睡意终于完全消散,尹柯兀地从床上坐起来,目光透过一片黑暗搜寻着什么。月光从窗帘缝隙里漏出,正好落在书桌上的钥匙表面,隐隐泛起银白的寒光,旁边的钥匙扣则隐没在黑暗中,莫名让人有些胆颤。

     尹柯轻轻走下床,尽量将声响降到最低,走向书桌,将节能灯的开关打开。暖黄的灯光将周围的一小圈照亮了,但如果从门外看,房间却依旧是黑暗的,这也是尹柯过去选择这盏灯的原因。拿起钥匙,冰冷的触感令他又清醒了几分,开始环顾四周,却意外地发现对这个房间的角落都不再熟悉。

     他的日记本呢?

     翻找了一下柜子,但依旧没有发现日记本的踪影。尹柯想起了什么,深深皱起眉。

     不对。

      他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因为每次母亲都会偷偷翻看,所以他从小学三四年级起就不再写日记了。但是他却分明记得自己最近写过,而且不知为何连当时的曾经都历历在目,甚至连那天在电梯里遇见邬童时也……

     尹柯的动作一顿。

     不对。

     手中的钥匙骤然落地,清脆的响声在寂静房间里格外清晰,连心都跟着颤了颤,尹柯却未捡起,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他遇见邬童,明明是在那个雨天。

          【6】

     所以……

     那个人,是谁?

     当时路上迎面而来的风都还是那么清晰,还有一旁与他相争的身影,再到过安检的一跃而过,最后是电梯里的等待。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人因奔跑而喘息的声音,只是谁都没有转过头,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最后踩点到了班级,自己终究是输了一筹。

     如果不是邬童,如果不是他,那是谁?
     为什么,他会记得?

     大脑一阵空白,像是一团乱线终于找到了线头,却无论如何也解不开。尹柯紧锁着眉头,额上已冒出细密的汗珠,却依旧找不到突破口。整个事情仿佛寻常得只是他小题大做,又仿佛他正好就是最不幸的那个。

     到底怎么回事?

     秒钟依旧不停歇地走动着,冰冷的声响在房间里格外清晰。尹柯转头看了看钟,已经12点了。

     次日到校时,班小松在栗梓提醒后发现学霸尹柯居然在上课时望着外面发呆,而且顶着两个黑眼圈都不显一丝困意。

     “尹!柯!”下课后,在班小松第N次呼唤后,尹柯终于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望着班小松,疑惑地开口:“小松,有事吗?”

     “我当然没事了,我是想问你怎么了?”话音刚落,尹柯就感受到了身旁灼热的目光。

     尹柯一如既往地温和,只是淡淡一笑:“我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哦。”单纯的班小松放心了。

      一旁的邬童皱起眉,轻轻叹了口气。


     午休回来时,班里人不多,但还是能凑成几堆聊着天。尹柯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邬童的座位,却见班小松和焦耳正神神秘秘地在他桌上看什么东西。

     突然有些不悦,尹柯起身走上前,轻拍班小松的肩膀:“在看什么呢?”

     班小松和焦耳显然吓了一跳,转过身看清是尹柯后才松了口气。班小松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尹柯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邬童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尹柯嘴角闪过一丝戏谑,像极了邬童的坏笑。

      一旁的焦耳则兴高采烈地拿起桌上的一个什么东西,展示给尹柯看:“尹柯你看这个!邬童平时都不给碰的啊!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不好好看看?”

     尹柯无奈,刚想转身回座位,耀眼的光线便又吸引了视线,转过头看到那是一只银白色的金属制的怀表,正反着光,有些刺目。想了想,还是接过了怀表,冰冷圆滑的触感刺激着与之接触的皮肤,尹柯一眼便看到了表面精细的雕纹,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怀表里的秒钟走动的声响与记忆中某个渐大的声音重叠,最终合二为一。

     ——常安。

     是与尹柯一样的声音。

     视线中是一片朦胧,但隐约可见那张与邬童一样的脸,他可以认出就是记忆中在路上见到的那个人。尹柯看到自己的手递出一只蝴蝶雕纹的银白色怀表,而那个人一怔,接过怀表,打量了一下后戏谑:

     ——谌大学霸也会送生日礼物啊。

     仿佛又回到了那时,连脸颊的微烫都是那么清晰而真实。

     ——哎呀,浩轩,什么时候我生日你也送我一个呗。

     另一个声音加了进来,清凉的薄荷音与班小松很像,只是这次看不清脸。

      ——限量版的,最后一个。

     他听到自己清冷的声音惜字如金。

      ——呵,隋玉,认命吧。

     邬童的声音毫不留情地嘲笑着。

     如果是幻想,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

     太真实了。

     真实到尹柯都开始怀疑那真的是他的过去,而现在的一切才是梦境。

     真实到了冰冷。

     那是谁?

     交谈还在继续,尹柯尝试着找出更多信息,却被一个外界的声音打断,场景迅速还原到了教室,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们在干什么?!”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