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VZ】 娃娃机

    

                     (0)

  透明的玻璃罩中,灯光柔和地打在安静躺着的娃娃上,美轮美奂。
    

                   (1)

  王子奇刚认识杨文昊时还在现音,那会儿杨文昊身边女孩换个不停,用林梦的话来说,就是“老有”。

  本来对于这种事儿王子奇并不在意,顶多聚会时开开玩笑,杨文昊看上去也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王子奇倒是对这种反应有些好奇了:难道交了那么多女朋友就没一个让他动心的?

  一次聚会时,瓶子不负众望地对向了杨文昊。
 
  黄景行应付一般问道:“你交过多少个女朋友?”

  杨文昊却一脸真诚:“我非常希望能在毕业前找到我的初恋。”

  意料之中地换来一顿暴打。

  玩笑归玩笑,王子奇没想过杨文昊是认真的。

  那天舞室里只有两个人,过分炽热的阳光照亮了大半空间。杨文昊就站在那片光芒里,目光有些畏缩,却无比认真。

  我喜欢你。他说。

  声音被音响里节奏分明的音乐冲散,却足够清晰地落在王子奇耳中。

  王子奇懵了。

  杨文昊却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走过来几步,逆着光按住王子奇的脑袋,蜻蜓点水地落下一吻。

  王子奇后知后觉地推开他,支支吾吾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去,最后跑了出去。

                   (2)

  娃娃机的铁夹子精准地夹中了娃娃,缓缓提起在半空,然后重重落在洞中。
 

                    (3)

  从林梦那儿听到杨文昊在酒吧喝酒的消息时,王子奇条件反射地想到了那天舞室的事。

  出于拒绝了学弟的愧疚感,王子奇学长答应了有事抽不开身的林梦去安慰杨文昊。

  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王子奇是第一次来,在此之前和朋友聚会时虽然也是酒吧,但毕竟是朋友自己家开的,相对没这么乱。比起身边穿着大胆的人群,王子奇越发觉得自己像个偷跑出来的高中生,也更加坚定了要好好教育教育学弟的决心。

  找到杨文昊时他正在在吧台喝酒,看上去清醒得很,见王子奇来了也只是淡淡一句:“来了?”
 
  憋了半天,王子奇干巴巴说了句:“你别喝了。”然后伸手想夺下酒杯,手腕却被握住。

  温暖的触感如想象中一般,只是手腕到底太细。杨文昊捏捏他的手腕:“你太瘦了,平时怎么不多吃点?”

  王子奇手腕一阵发麻,想抽回来,但奈何杨文昊力气太大,只能开口道:“练习强度那么大,吃了也白吃。”

  不料杨文昊起身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劝慰的话还没说出口,情节就已经发生转折。

  本该在酒吧因失恋而痛苦的学弟带着纠结却温柔的白月光学长到了街角一家面馆点了两碗面。

  热气蒸腾,模糊了视线。王子奇道了声谢,然后低头默默吃面。杨文昊也沉默地看着他,却没有动筷子。

  “你不吃吗?”终于察觉了不对劲的学长抬起头。

  杨文昊认真地看着王子奇:“我喜欢你。”

  王子奇非常庆幸自己现在不是在吃面或喝水。

  “我们学校那么多漂亮女孩子,你干嘛偏偏喜欢我?”终于意识到无法用玩笑或一时心血来潮解释这一切的学长简直要崩溃了。

  杨文昊却委屈了:“但是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啊。”

  王子奇突然想起那天杨文昊说他没有初恋时的神情。最后王子奇说:“那就试试吧。”

               (4)

  纤长的手熟练地捡起娃娃。

                                     
                (5)

  在知道两人的事儿后,黄景行和林梦是崩溃的。

  好哥们一夜之间变情侣了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怎么了?

  然而两个当事人却欣然接受了黄景行和林梦惊讶眼神的洗礼,顺带附赠了一句“你俩要不也试试”,成功引起了两人的激烈反抗和寻找自家女票的强烈心愿。

  临走时,黄景行悄悄问王子奇:“你真的想好了?”

  王子奇沉默了一瞬,笑着点头。

  真的想好了吗?

  直到把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都做完了,王子奇也还是没有想明白。

  然后就像是炫耀一般,和朋友聚会时杨文昊总习惯性地把王子奇圈在怀里,旁若无人的样子仿佛王子奇是他的所有物。

  杨文昊还颇为骄傲:“我家子奇只有我能碰。”

  黄景行看着明显秀恩爱的两个人,一口气憋着难受,于是默默去找林梦抱团取暖。

  结果林梦表示要陪自家女友。

  小恐龙怒了:这还有天理吗?!全天下只有他一个单身狗?

  未曾想,几个星期后身边就多了两个单身的。

               (6)

  身边一个孩子忽闪着大眼睛看着那只娃娃。

  “喜欢吗?”那个人笑着,见孩子点头,便将娃娃塞到他怀里,“送你了。”

             (7)

  黄景行找到王子奇时,他在舞室不要命地练着舞,音乐响得炸天,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用尽了全力。

  黄景行想,王子奇一向是那么认真的人。只要认定了一件事,就非得做到最好,哪怕撞得头破血流。

  跳舞是这样,和杨文昊的事也是这样。

  他没敢劝,只是默默站在门口看着,没想到王子奇却突然滑倒了,重重地摔在地面,如同最后的结局。

  王子奇没有爬起来,只是眯着眼看着天花板上有些模糊的明亮灯光,什么也没说。

  黄景行冲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能陪他坐在地板上,顺带看看他伤得重不重。

  王子奇却突然开口了:“其实我知道的。”

  黄景行静静地听他说。

  “昊子不过是喜欢挑战性的东西,所以每天除了跳舞就是追女孩,追到手就放弃,”王子奇顿了顿,自嘲地笑了,“其实我也和那些女孩差不多。”

  “你傻了吧?”黄景行听不下去了,“能一样吗?昊子也真是活腻了,居然把主意打到学长头上了······”

  越想越气,黄景行起来扶王子奇,却听到他淡淡地说:“是我提出分手的。”

               (8)

  “他说得没错。” 

强行把王子奇塞到医务室,黄景行在走廊尽头拿着手机给杨文昊打电话,却没想到事情真是这样。

    黄景行不说话了,只觉得血气上涌,想打架。

  “但是他好像和以前那些姑娘不大一样……”

  “废话!那是你学长!”黄景行压了压火气,“昊子,不是我说你,这次真过了啊。”

  杨文昊不做声了。

  只是最后黄景行还是没有冲过去找杨文昊打一架或者帮两人和好,反而两个当事人见面时还会打招呼,丝毫不尴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才怪。

黄景行不会忘记杨文昊喝醉后喊的是谁的名字。于是酒醒后他问杨文昊,你真的只是玩玩?

杨文昊闷闷地说:“我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9)

后来王子奇淡出街舞圈了一段时间,那时杨文昊身边依旧女孩不断,只是一段段恋情的发展永远是千篇一律地平淡。

直到林梦提起,杨文昊才发现那些女孩的脸都逐渐在记忆里模糊,而多年前王子奇第一次和他在舞室碰见时干净明亮的笑容却依旧鲜活如昨日。

他突然想起那次在面店里对王子奇说他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还有黄景行问他是不是真的只是玩玩。

二十多岁时,杨文昊才明白,那时惯用的撩人套话竟不是假,可是他终究是没有勇气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

杨文昊三十二岁时参加了YK的一个街舞综艺节目,和王子奇一起。甚至两人还戏剧化地被分在了一个房间。

早上,王子奇叫他起床时,杨文昊突然想起了以前在一起时的那段日子,王子奇也是这样温柔。

他对谁都可以这样吗?

所以,他不是例外吗?

杨文昊攒了差不多十年的勇气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伸手把王子奇捞在怀里,王子奇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在床上,脸砸在杨文昊肩膀的位置,一瞬间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王子奇听到杨文昊这么说。

         (10)

“子奇,我真的喜欢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我没玩你。”

         (11)

  王子奇说:“昊子,别闹。”

          (12)

  节目结束后,好不容易熟起来的选手们又要各奔东西,迎接每个人不同的命运。

  杨文昊在包里发现了一张明信片,没有署名,日期在2003年,上面是用钢笔认真写下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迹:

  十八岁的王子奇喜欢杨文昊,二十八岁的王子奇也会。

  然而后面却添了一行字迹有着细微不同的小字,只是这次是用黑色签字笔写的:

  二十八岁的王子奇决定不喜欢杨文昊了,三十八岁的王子奇也不会,祝安。

        (13)

    有一天,爱夹娃娃的人终于爱上了娃娃,可是那只娃娃早就不在了。

                             【END】

 

评论(2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