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Remember 3-4

 
         由贴吧 且自簪 的脑洞衍生。

                        【3】
 
     不出所料地,下雨了。

     骤然下大的雨模糊了视线,只能隐隐约约看出建筑物的轮廓,而外面套的校服也被淋湿了大半,冷得让尹柯有些打颤。

     如果没预料错,雨会越来越大,而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感冒,明天将来不了学校,也就有更多课程和作业要补……

     不对。

     哪里不对。

     尹柯皱眉。
 
     他从来不是那么公式化的人啊。

     可是那又的的确确是属于他的想法,不可能有假。

     头部突然有些胀痛,似乎是因为淋了雨。揉了揉太阳穴,尹柯暂时抛开了这一想法,决定先找个地方躲雨。

     前面的大楼下应该可以躲雨,至少避一会儿也是好的。没有犹豫,尹柯快步跑向了楼下。没有了雨点的阻拦,视线逐渐清晰了起来,下一秒他却大脑一片空白,怔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

     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邬童。

     显然,邬童看到他后也是着实一愣,随后并不想搭理地扭过头,像是在寻找另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但事实却不容乐观。
 
     无奈之下,两人一同站在狭窄的房檐下,尽量拉开了距离,尴尬的气氛骤起,却又在雨意中渐渐被冲散。

     尹柯静静望着被雨幕遮蔽的街道,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同学,你应该也是中加的吧?
 
     ——嗯。

     ——你好,我叫尹柯,在初中部,刚才报名时看到好像在二十班。

     ——哦,我也是。
 
     ——好巧,以后就是同学了。你叫什么名字?

     ——邬童。

     一段对话毫无征兆地在脑海中响起,清晰地宛如昨日。尹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感到熟悉,原来这里就是第一次见到邬童的地方。

     ——邬童……

     “邬童……”不受控制地唇瓣开合,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微弱的声音在偌大的雨声中飘散。尹柯看到邬童转过了头,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又叫出了他的名字,像记忆中那样。

     “干什么?”没好气的回答,但起码还愿意回复。

     尹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但就这么晾着邬童不管也不是办法,毕竟是尹柯自己先开的口。正斟酌着说些什么,突然听到邬童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
 
     也不知说的是当时,还是现在。

     但不管哪一种,都是不想看见尹柯。情绪骤然低落,尹柯沉着脸别过头:“同样。”

     早知道,就不要遇到他。

     倾盆大雨冲刷着地面,台阶下已经几乎成了蓄水池,根本不能行走。所以,如果还是没有人来接,他们只能一直等在这里。碰巧,尹柯的手机还没电了,无疑是一种悲哀。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尹柯尝试着向离邬童远一点的地方挪动,邬童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登时一阵恼火,但还未等他有什么动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穿透雨幕:“小童——”

     是王秘书。

     王秘书撑着一柄大伞,奔跑在雨中,整洁的西装都被淋湿了大半,如果他不是那个人的秘书,邬童真的会很感动。

     但是,他绝对不会原谅那个人。

     绝对不会。

     眸色冷了几分,邬童面无表情地抬步踏入伞隔开雨水的小小空间,还不忘冷淡地开口:“以后不要跟着我。”

     王秘书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很无奈:“可是下这么大雨,你一个人怎么回去啊?”

     不是还有尹柯……

     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在喉口被硬生生堵住,邬童心头一冷,却依旧没有回过头,再看一眼那个孤独而倔强的身影。

     到了车里,空气瞬间就一片寂静,车窗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雨水顺着玻璃滑下,朦胧了视线,也再看不清房檐下的尹柯。

     “等一下。”邬童突然开口阻止了想发动汽车的王秘书。

     “怎么了,小童?”王秘书疑惑地转过头。

     深深锁着眉,邬童一手撑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王秘书也不敢贸然打扰,只能保持沉默。良久,终于做出了决定,邬童别过了头:“帮他叫一辆出租车,付好钱。”

     王秘书暗暗失笑,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关上车门的刹那,空气再度凝结。

     说好的不再管啊。
 
     邬童烦躁地看着不远处的尹柯跟着王秘书走上一辆出租车,似乎还有意无意地朝这里看了一眼,突然有些后悔了。

     真是……

     黑着脸转过头,邬童没有再看尹柯一眼。
 
     烦死了。

     最后一次。

     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邬童用力锤了锤车门,无声地叹了口气。
  
     毕竟那是尹柯。

   
                              【4】
 

     第二天来到学校后,尹柯并没有向邬童道谢,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而邬童也默契地没有提起,依旧是刻意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刚刚步入夏季,阵雨明显多了,因而也缓解了逐渐升高的气温,正适宜游玩或进行运动训练。
 
     邬童想起以前他和尹柯就常常在这种天气溜出去打棒球,一个投球一个接球,似乎年少的时光都为之停滞。只是后来······
 
     邬童脸色一沉,看得旁边刚与邬童成为朋友的班小松默默感叹王牌投手的阴晴不定,也更加坚定了他帮助邬童和尹柯改善关系的决心。
   
     毫无察觉的邬童败给了班小松胡搅蛮缠般的邀请,而本来要拒绝的尹柯在通电话时被父亲无意中听见,于是被开明的父亲以“妈妈不在家”和“要劳逸结合”为由半逼着去赴约。
   
     在看到班小松身边的人时,两人都是一怔,但下一秒就明白了班小松的意图,顿时锋利的眼刀从两个方向剐来。
   
     班小松干笑着拉住两人,而邬童却冷着脸一甩手就往回走。
   
     “邬童!”班小松急了,扔下尹柯就跑。
   
     尹柯张张嘴,干涩的嗓子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双腿也如钉在地面一般无法移动半分,目光锁定在渐行渐远的那两个背影。
     
     半晌,他却轻轻笑了,悲凉而释然。然后,他抬步离开了繁华热闹的游乐场,修长的身影隐没在夜幕中。
   
    
     班小松一边追一边叫喊着:“邬童!邬童!喂喂喂,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们两个叫出来的!你怎么——”
    
     邬童冷不丁转过身瞪着班小松,吓得后者顿时一个激灵。但吓过之后班小松也没怂:“我不就是想让你们关系别那么僵嘛,尹柯人真的挺好的,平时谁遇到什么事他都······”
    
     “要是还想让我帮你重组棒球队就闭嘴!”邬童眼眶猩红,怒视着眼前已经懵了的人,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前跑去,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奔跑,坚定得好像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头。
    
      班小松没有跟上来。
     
      邬童微喘着停下脚步,气急般地用力朝地面扔手机,只是最后也没有松手,于是那口气还是堵在了喉咙口不上不下,却不是因为班小松的半欺骗性质的邀请,而是因为最后那句话:
     
      ——尹柯人真的挺好的,平时······
     
      “他是什么人我不清楚?!需要别人来告诉我?!”
     
      寂静笼罩了四周,夜幕下的街道上没有其他行人,邬童怒吼着撒完气,情绪渐渐平复。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甩手转身的那一刻尹柯错愕的神情,那双漂亮却不再清澈的琉璃目中隐约可见的因他而起的伤痕,在这一刻似乎剐在了心上一样清晰地微微刺痛。
   
     他刚才,是不是在难过?
    
     但邬童到最后也没能迈动脚步走回头路,只是用手机软件点了辆车。
    
     算了吧。
    
     十分钟后,出租车在无人的街道上行驶,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和风声都清晰入耳,更让人沉静。
    
     邬童望着窗外,夜空漆黑朦胧,月色隐约,就像尹柯离开那天,他一个人坐在赛场外的看台上,看着天空,似乎就是这样的景象。
    
     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就算下定了决心也依旧做不到不管不顾。
    
     到家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邬童听着那旋律不禁皱眉,边想该换手机铃了边接起了电话。
    
     “邬童,”是尹柯父亲略带焦急的声音,“你和尹柯在一起吗?”
    
     “没有。”不祥的预感瞬间划过心头,握着手机的手指发白,“出什么事了吗?”
    
     “尹柯妈妈突然说她快回来了,问尹柯有没有完成作业了!“尹柯父亲一个头两个大,”那你知道尹柯在哪里吗?打他电话也不接,再不回来就瞒不住了!“
    
     “我想想办法。”
     
     来不及为自己的冲动后悔,邬童挂了电话后直接拨打了尹柯的电话,意料之中地无人接听,于是又拨打班小松。
       
     “干什么?”班小松鲜少地没好气。
       
     邬童却顾不上发火:“你知道尹柯在哪吗?”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把人晾那儿了还——”班小松一肚子火还没发完就听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顿时更火了:“邬童你别想让我再请你吃面!”言罢却又觉得说饿了,于是跳起来冲楼下大喊:“爸,我饿了!”
    
      黑暗的别墅外,手机屏幕散发出幽幽的白光。邬童目不转睛地扫过一个个地图上的地名,目光锁定在一处:
     
      中加中学。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