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童话故事

   

                              【00】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01】
        

    故事的开头,是那个金色乱发的小女孩意料之外却又在固定轨迹中闯进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那时的爱丽丝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看到童话故事里的一切变成现实不会害怕也不会逃走,只是好奇地用那双清澈的眼睛打量着一切。

 
    那时的她可以轻而易举地钻进花园,一路蹦蹦跳跳,如同宿命一般来到疯帽子面前。

    "What's your name?"

     "I'm Alice."

    Alice这五个简单的字母就这么不经意地烙在了心里,伴随着她稚嫩干净的嗓音和澄澈的眼神。

    对疯帽子来说,人生的前几十年一直是那么平淡无奇,顶多做做帽子喝喝茶,偶尔做些疯事,但比起后来那些事却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直到爱丽丝出现了。

   意料之外却又宿命一般地出现了。

   就这么突然地闯进了他的世界里,蛮不讲理到他以为她不会走。
 
  
   "I won't forget you."

   "I'll miss you."

   女孩难得安静了下来,笑盈盈地看着疯帽子,口中蹦出的问句那么轻描淡写,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Why?"
 
    "Because I like you."

    "Why do you like me?"他很奇怪,这个疯女孩为什么会喜欢他这样的疯子呢?

  
     女孩咯咯笑了:"Because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多么无厘头。

      疯帽子没想过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那时的爱丽丝。

   
       没关系,只是个无关紧要的疯女孩。疯帽子对自己说,很快她就会忘了他,而他也不需要她的记住和想念。

                            【02】

     疯帽子的生活节奏毫无征兆地被打乱了。

     在他第四百二十一次把针扎错地方时,他一扔半成品的帽子,用力闹着乱糟糟的红头发。

 
      喝茶时,忍不住看着她来时的方向。

      做帽子时,忍不住比着记忆里她的头型。

       睡觉时,梦里都是爱丽丝,她那金色乱发,蓝色长裙和阳光下明晃晃的笑颜。

      疯了疯了。疯帽子想,他是真的变成疯帽子了。

     爱丽丝还会回来吗?

  
     无论人怎么想,时间终究还在流逝,像每天例行公事般升起落下的太阳,容不得半点违抗。

     开始的漫不经心过后,疯帽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爱丽丝。

    后来他常常一片一片地掰着花瓣:

    爱丽丝会回来,爱丽丝不会回来,爱丽丝会回来……

    再回来,他妥协了一些,换了一种赌注:

   爱丽丝会想他,爱丽丝不会想他,爱丽丝会想他……

    又掰到一片寓意着“爱丽丝不会想他”的花瓣,疯帽子愤怒地跳起来把花一扔,他的爱丽丝怎么会不想他!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What's wrong with him?"某只兔子嘴角微抽地看着又在发疯的疯帽子。

     某只猫淡定地喝着茶:"Be used to it."

                      【03】

      疯帽子在疯疯癫癫了九年后,渐渐平静了下来。

     但仅限于表象。

     陌生的思念起初只是浮于表面,将皮肉腐蚀,后来却是完全浸透入了骨中,融于血肉,无法割舍,正如那个名字的主人一般。

    疯帽子又开始做他的帽子,只是没有再用天蓝色的布料。

                              【04】

      "I'm Alice."

     依旧是金色乱发,蓝色长裙,只是清澈的眼神里透着迷茫和惊慌。

      疯帽子的世界瞬间又恢复了光彩,花了四年时间逐渐竖立起的城墙在那一刻轰然倒塌。

                             【05】
     

      疯帽子听到自己小心翼翼地问她:"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她诧异地转过头:"What?"

     简单一个词,又将他打回地狱。

     原来她真的不记得他了。

     他的爱丽丝,定格在了离开的那个背影,却永远不会回来了。

                           【6】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疯帽子的宿命是爱上爱丽丝。

      在这件事情上,疯帽子认命。

                             【7】

       红心皇后的城堡里,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死了骆驼。

      窗外电闪雷鸣,天昏地暗,房间里的器具被崩溃的疯帽子摧毁在地,碎成一片。

     唯有脚上冰冷的链条提醒着他自己的处境。
  
     绝望无声地蔓延,吞噬着最后一丝光明。

     然而爱丽丝却突然抱住了他,温柔地阻止他自残一般的动作。

    那双眼睛依旧清澈透亮,如幼时的她。

   疯帽子终于无法欺骗自己了。

    他喜欢爱丽丝。

   不管是以前的她还是现在的她,他都喜欢。

     最后疯帽子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回答啊,爱丽丝。

     她茫然地望着他。

    "Alice,I am so frightened…"

    他不怕死,可是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的爱丽丝真的完完全全忘记他了。

                          【8】

       疯帽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在城堡外再见到爱丽丝。
    
       变回正常大小的她美轮美奂,如同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只是,公主的爱人注定是王子。

        而他,只是疯帽子,一个故事里可有可无的配角。

        "Still believe it's a dream?"

        夜凉如水,一轮明月悬于夜空。阳台上,疯帽子和他的爱丽丝望着黑暗的远方。

       "Of course."

       疯帽子第一次知道那双清澈的眼睛也可以这么伤人。

     所以,连他也是幻想出来的?
 
     爱丽丝沉默了片刻,轻轻道:"Afraid so."

     疯帽子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就在这一刻无比清晰。

     他的爱丽丝不再相信童话了。

     可是她却依旧是他的梦。

       "I will miss you."

       疯帽子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但这种快乐不多时便崩塌。

        不。

       她不会记得的。

       她一定会忘记他的。

       那么,她能不能不要走?

                              【9】

      故事终于迎来了结局。

     疯帽子送走了不属于他的公主,而公主的结局是嫁给般配的王子。

      她眉眼如画,一如往日,他看得着了迷,恨不得将她的模样刻进脑子里。

     爱丽丝望着她的疯帽子朋友,他不再笑了,也不见悲哀,有的只是一片沉寂。

     最后她问:"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疯帽子以为自己会很开心。

     可是他没有。

     他凄然一笑,戴着释然:"I don't know."

      他不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他不知道疯帽子为什么喜欢爱丽丝。

      他也不知道……其实爱丽丝也喜欢着疯帽子。

       可是不重要了。

      她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

     疯帽子温柔地抱住爱丽丝:"Farewell,Alice."

    永别了,我的公主。

                             【BAD END】

        爱丽丝在拒绝求婚者后,朋友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

       脑海里闪过一个疯癫却温柔的身影,转瞬即逝,无法找到痕迹。
   
       她想了想,说:“None.”

       后来她事业有成,嫁给了门当户对的贵族,只是在教堂看着那人西装革履地走近时,她却恍惚间听到一个声音: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乌鸦怎么会像写字台呢?

      回过神时,神父正在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她点点头:"Yes."

    
     她不知道,另一个世界里,曾有人爱她胜过生命。           

    
                             【HAPPY END】
      

      疯帽子没有再去爱丽丝离开的地方,只是一直做着他的帽子,如同她曾经回来前那几年。

     生活又一次恢复了平静,仿佛她从未来过。

     直到有一天,晨曦明亮,云霞灿烂,蓝裙金发的少女站在门外,望着他笑。

     疯帽子手中的针扎在手指上,血流了出来,他却怔怔地看着门外。

     "Hi,I'm Alice."爱丽丝笑着,明眸如水清澈温柔,“Long time no see.”

     "I don't know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

     我不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is…"

     我只知道……

     "I love you."

     我爱你。

     爱丽丝喜欢上了疯帽子。

                        
                          【TRUE END】

     阳光透过窗落在桌上,也落在女孩的一头金发上散发着柔光。

    爱丽丝睡眼惺忪地睁开眼,桌上摊着一本《爱丽丝梦游仙境》。

    那是好友推荐的,因为她的名字正好与女主的名字一样,性格也一样,就像同一个人。

    她想,怎么会呢,她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人后放手离开呢?

   还了书,爱丽丝离开了图书馆。

   路边不知何时开满了各种小店,一家比一家精致,唯有一间无人问津。

   鬼使神差地,她走进了这家店。

    那是一家帽店,帽匠正在制作帽子。

     "Excuse me…"

     帽匠抬头,对上那道清亮而犹豫的目光。

     爱丽丝原本做帽子的借口不知为何说不出口了。

     帽匠却笑了:“I'm Mad Hatter.Your hair is beautiful.”

     "Thank you."爱丽丝笑了,"I'm Alice."

     故事的轨迹在这一刻重合,却不再是原有的轨迹。

     "Can I ask you a question?"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desk?"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