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墨未央

你好,我是未央。

爱猫爱玺爱电影,同样爱用文字和画笔绘出不一样的世界 (-^〇^-)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夏常安×谌浩轩】 经年


  短篇,原剧衍生,无可上升

  入秋了,天气转凉,教学楼下两排树间的空地上落了一地银杏叶,时而随风飘起,又在风停时归于宁静。

  当银杏叶又一次被风扬起时,有一片落到了显示着最新AI研究资料的电子屏幕上,在电子产品淡白的光晕中可见叶片上干枯却异常清晰的脉络,配上金色的边缘竟有些诗意的美。

  白皙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这片幸运的叶片拾起,轻轻放在被不少情侣刻了名字的木质长椅上。

  路过的几个少女正笑谈着校园两大帅哥,突然发现了坐在长椅上的少年,不由得低声惊呼,目光却依旧锁在他身上。

  少年白衣黑裤,面容清秀,整洁大方。深棕的琉璃目,温润而清冷的眼神,高挺的鼻梁,红得恰到好处的薄唇习惯性地微抿,只是肤色白皙得几乎苍白。不过这并不算美中不足,反而添了些病态的美。

  正当少女们惋惜地叹息着这位学长的优秀和遥不可及时,校园第二大帅哥出现了。

  隋玉依旧那么开朗活泼,甚至在看到少女们激动的目光时还挥手向她们打了个招呼。

  然而在看到谌浩轩时,隋玉大大咧咧地坐下后,望着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隋玉,早啊。”谌浩轩向他问了声好,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两个梨涡出现在嘴角。

  隋玉却破天荒地皱了皱眉,觉得眼前少年微笑的样子与某个熟悉的故人笑凉了虎牙的样子有几分相像。

   诡异的气氛并没有因为在一声尖叫后察觉失态而离开的少女们而缓和,因为隋玉依旧在沉默,而谌浩轩在微笑后又低下头看着研究报告。
                          
  隋玉很想问一句,你考人工智能专业是不是为了他?

  然而他却并没有忘记,三年前那个人,不,是AI,离开时谌浩轩的反应。

  他一度以为谌浩轩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有时候甚至因为这个还为自己没有回报的付出而惋惜,但当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死骆驼的时候,谌浩轩理智的弦终于还是绷断了。

  或许是像谌浩轩这样朋友不多的人比隋玉这样开朗的人要重视这段感情,又或许是因为谌浩轩才是最脆弱最怕失去的那个,总之,他哭了。

  隋玉至今记得,那天谌浩轩红着眼眶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夏常安到别,而夏常安望着他,眉眼是隋玉从未见过的温柔。

  隋玉想起曾经安静固执得像石头的夏常安,还有那冷若冰霜的冰块脸。

  就在那一瞬间,隋玉突然明白了,有种感情没有先来后到。

  即使他从来没有参与。

  然后在夏常安闭上眼之后,谌浩轩第一次在人前哭得撕心裂肺,像个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从此,没有人再提过夏常安这个人,这个名字。

  但他和谌浩轩却默契地很少聚在一起,或许是因为这让他们异常明显地感受到了一个人的缺失。

  “你还好吗?”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隋玉问道。

  “我很好。”谌浩轩抬头浅浅一笑,将并没有什么新发现的电子研究报告收起来。

  隋玉张张嘴,有太多话要说,但话至嘴边终究还是硬生生收了回去,化作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下午还有课,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隋玉沉默地看着谌浩轩起身,终于还是开口:“你快乐吗?”

  谌浩轩的脚步生生顿住。

  作为他们的朋友,隋玉怎么会看不出来,谌浩轩的变化。

  他明明受不了,明明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却依旧在死撑,只因为夏常安单发给谌浩轩的那封邮件:

  请替我好好活下去。

  所以,谌浩轩最终完成了夏常安的愿望,他是好好活下去了,只不过是把自己变成了夏常安的模样。

  外表他还是谌浩轩,只不过内在却完全变成了夏常安。

  夏常安喜欢笑,他就一样笑。

  夏常安不会那么冷漠,他就努力改。

  甚至夏常安爱管闲事,他就努力学着去帮助同学。

  而这一切,终究被隋玉看破。

  谌浩轩没有回答,只是脚步匆匆。

  阳光透过叶隙在草地上落下一个个光斑,也落在谌浩轩莫测的脸上。

  三年前,他坚持给夏常安立了个衣冠冢,然后每年都会来这里。

  “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不管夏常安能不能听到,谌浩轩都愿意这样说着心里话,“我考到了A大人工智能系,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可以保研。”

  “我现在不会那么冷漠了,自闭症也好得差不多了。”

  尽管三年前他几乎患上了抑郁症。

  “我以后会从事AI的研究。相信我,我一定会救醒你的!”谌浩轩眸子里透着坚定的光芒,只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

  话至嘴边,他却再发不出声音,只能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滑落。

  一切都很好,一切都会好起来。

  只是,他很想他。

  他想再见他一面。

  一面就好。

  谌浩轩想起之前无意中发现的录音笔,是夏常安那天在离家前想对他说的话。

  “浩轩,对不起。”

  “是我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可以撑住。”

  “我该早点告诉你的……”

  “我喜欢你。”

  “但是,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当面说给你听了。”

  “我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我不想耽误你,却又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不让你知道。”

  “我的出现,其实根本就是个错误。”

  “但是我不后悔。”

  ——我最庆幸的事,就是遇到了你。

  夏常安那时的话语和此刻谌浩轩说出的话字字重合。

  我最后悔的事,是没早点告诉你。

  所以连一个拥抱都不曾给予。

  而我最庆幸的事,是人海茫茫,我却那么幸运地遇到了你。

这一次,我不会放手。

  如果耗尽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换你一次回眸,我愿意。

  “夏常安,”谌浩轩逆着光笑了,目光坚定得像那日的夏常安,“我等你回来。”

   无论是三年,三十年,还是一辈子。

  他就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评论(6)

热度(44)